重燃希望的草莓苗

森榮吉 日本

129

熱門

森先生與其太太在種植草莓園區內 森先生與其太太在種植草莓園區內

我的家族在宮城縣亘理町(鎮)經營草莓園,到我已是第三代。當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發生時,我的生活如很多受災的人一樣,瞬間被改變了。單是我居住的村落,就有不少人去世了,當中包括我培育接手經營草莓園的青年亦在海嘯中喪生。我經常問自己:「為何自己會倖存下來,而其他人就不幸離世?」我每天都在地震後殘留下來的輕型車中以淚洗臉。

就在這時,我讀到國際創價學會(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簡稱SGI)會長池田大作的鼓勵文章。他指出,生命是永遠的,透過唱誦題目可以超越生死,把我們的生命聯繫在一起。他的說話深深打進我的生命中。

在地震發生的一個星期後,我回到自己的草莓園,那裡除了被砂石覆蓋的農地之外,就什麼都沒有。而我的居所亦被摧毀得一乾二淨。

亘理町的經濟依靠草莓種植來維持,每年為亘理町帶來平均約3千1百萬美元的收入。草莓園遭受徹底的破壞,不單影響種植草莓的農戶,更影響到整個亘理町。

相關文章 突破人生的極限 突破人生的極限 亞伯拉罕‧烏切洛  美國 在亞伯拉罕‧烏切洛嘗試了解佛法裡的師弟關係之過程中,他勇敢面對慘痛的過去,並找到人生的根本意義。 農戶們失去了一切希望,避難所成為了他們傷心難過之地。所有人的腦海一片空白,悲痛欲絕。

草莓農戶為生活需要,開始從事一些臨時工作。因為他們一直以來都只從事草莓的農業,難免碰壁,因此苦惱不堪。所有人都垂頭喪氣。

身為亘理町的草莓園小組組長,我能夠做的就只有傾聽大家的煩惱。所有草莓農戶都是如此想︰「我不能再忍受其他人嘲笑我不懂得怎樣工作。」、「我只希望能夠重新開始種植草莓。」我心裡則充滿了這樣的想法:「要怎樣做才可以使我的朋友振作起來?」於是,我努力進行佛法修行,如日蓮的鼓勵一樣:「如使彼濕木生火,乾土出水然」,認真地唱誦題目和祈求。

我從佛法中學習了「苦難能成為正面改變的養分」的道理

某天,我站在我原本繁盛、現已被砂石覆蓋的草莓園,一陣柔和的海風吹拂過來。這樣的自然環境、自然風對於種植草莓是非常好的,能夠在酷熱中保護草莓,使草莓茁壯成長。那一刻,我心中萌生了一個想法:「或許在海嘯衝擊內陸的同時,亦為這塊地帶來礦物質,使這塊地變得肥沃啊!」

我立刻種植了3棵草莓苗。兩個月後,我把草莓苗拔起,發現草莓苗在泥土中長出了健康、白色的根!我難以置信,沒想過或許可以在這塊地重新開始種植草莓!佛法鼓勵我們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我更加確信這個道理。我開始說服其他草莓農夫再次開始草莓農業,並了解大家重新開始農業所需要的條件,著手撰寫計劃書予行政機關和日本農業合作社。

相關文章 友情的力量 友情的力量 佩妮娜‧阿奇恩格-金德伯格  英國 當時,西非的伊波拉疫情嚴重,造成難以言喻的痛苦,並引起國際關注。我訂下此目標:與一個優秀工作團隊在同年3月底之前,透過籌辦慈善晚宴,順利籌足1萬英鎊。我們計畫以每張50英鎊的價錢售出120張票,所有的支出希望皆能得到外面的公司、社區組織、商家或個人的贊助。 2012年的春天,我收到鎮公所的電話,得悉我們的意見說服了行政機關制定復興的計劃。計劃包括以政府復興的補助金興建一個大型的草莓園區,設置接近180英畝的溫室,並配備最先進的栽培草莓技術,以及為草莓農戶興建住宅區。合共有104戶農戶參與這個計劃。

出乎意料,我獲推薦成為草莓園管理協會的會長。雖然我提出拒絕,但年青的農戶卻鼓勵我接受擔任會長一職。池田SGI會長經常鼓勵我們要多聆聽青年的意見,因此,我決定接受挑戰。

我從佛法中學習了「苦難能成為正面改變的養分」的道理。對於我們這些已經一無所有的人來說,復興計劃並沒有失敗的選擇。我決心要全力以赴,使每位參加計劃的農戶重燃希望,會說自己很高興可以參與當中,並且與大家一起成為日本第一的草莓農戶。

<消息來源:2015年1月《SGI季刊》>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