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積極的態度奮起

奧拉西奧‧普利多 阿根廷

330

熱門

奧拉西奧‧普利多

1976年,阿根廷發生了政變,當時我14歲。我的哥哥與當時很多市民遭遇的命運一樣,不但被軍政府逮捕,而且下落不明。母親不顧一切,四出尋找哥哥,最後卻因此而被捕入獄。父親在我年幼時因癌症逝世,所以全家人只剩下我,我的兄弟以及外婆。當時,我每天都會去監獄探望母親,但過了一會,她就被移送到別的地方,而我和她亦失去了聯絡。我無處可去,只好與兄弟前往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與我的姨母一同居住。

18歲時,我和一些朋友暑假時到海邊遊玩。當我站在懸崖上遠眺大海時,地面裂開了,我從25米高的懸崖掉下,先撞到石頭,再掉進大海,摔斷了臀部、手臂和肩膀。剛好一名在附近釣魚的男士是位醫生,多虧了他,救了我一命。

當我在復康中心進行復康運動時,就開始想:儘管歷盡艱辛,我仍然生存在世,必定有所意義。我與一位復康中心的患者結為朋友,一天,他帶了一些書籍當作禮物送給我。他雖然不是佛教徒,但其中有些書籍是國際創價學會(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簡稱SGI)會長池田大作的著作。著作的內容深深打動了我,於是我在紙上寫下了關於生死的問題,並拿著這張紙,到訪阿根廷SGI文化中心。我被邀請一起嘗試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唱題)。當我開始唱題後,我頓時感到輕鬆自在,豁然開朗。

相關文章 井上兄弟──為時尚設計合乎道德的未來 井上兄弟──為時尚設計合乎道德的未來 井上聰、井上清史  丹麥、英國 井上聰和井上清史這對兄弟是國際創價學會(簡稱:SGI)會員,兩人成立了「井上兄弟」(The Inoue Brothers)設計與美術工作室,他們說:「時尚不能被大量生產」。採訪中,井上兄弟分享了他們的自創品牌背後的概念及對未來時尚界的期望。兩人熱愛日本文化的感性以及北歐文化的簡樸風格,於是於2004年設立了「井上兄弟」,把兩個文化融合起來,將之稱為「北歐-亞洲設計」。 我決定加入SGI,並唱題祈求母親能夠獲釋出獄。之後發生的事情可說是出乎意料。首先,我透過人權非政府組織,找到母親被囚禁的所在地。然後,法官裁定她被誣告並指應該即時釋放她。在我加入SGI的5個月後,母親獲釋出獄,我們終於可以再次一起生活。

尋找我的道路

在二十多歲時,我熱衷於藝術和戲劇,可是最後卻在其他行業工作。2010年,經歷了一段失業的艱難日子,我就找到一份在國立退休人士社會服務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 Services for Retirees and Pensioners,簡稱PAMI)的全職工作。池田SGI會長寫道,佛法信仰的真正精神,體現在一個人為工作竭盡全力之中。這種精神是我在每天的佛法修行中奮力建立的。在工作的地方,我都面對著老齡化和疾病的現實問題,不過我決心每天要全力以赴,以及最少要為一個人帶來正面影響。結果,我變得總是活力充沛,精神煥發。有一天,一位同事看見我積極的態度,說我與他人相處融洽,建議我應該攻讀公共關係。這個建議正中下懷,於是我決定一邊在PAMI工作,一邊於商業與社會科學研究所修讀課程。

我意想不到,自己的人生踏入了如此全新和令人興奮的階段。在研究所,我遇到一位與眾不同的老師,他鼓勵我研究一所名為「小丑醫生協會」(Payamédicos Asociación Civil)的非政府組織。該協會旨在促進醫療保健患者的情緒健康。我聯絡了該協會,並很快便開始了一個為期3個月的醫院小丑專業訓練課程,學習如何在醫療保健設施中,透過幽默的藝術為病人、職員和患者家屬進行心靈的治癒和鼓勵。

奧拉西奧擔任小丑醫生

科學上已經證明了笑的神奇功效:微笑的簡單動作,體內會分泌安多酚(或稱內啡肽),安多酚會令人感到滿足和幸福,且增強人體的內在治癒能力。醫院小丑的工作肯定了心靈和我們的情緒對治癒和健康的強大作用。如小丑醫生協會的其中一位創辦人所言,這不單是指使人們開懷大笑,重要的是使他們成為自己情緒的主人,展現積極的一面,衝破身體的界限,保持樂觀的心態。

我覺得我已經找到自己的使命。我年青時所受到的精神和肉體上的痛苦,讓我理解到他人的痛苦,這對我的戲劇訓練作用甚大。身為一位小丑醫生,我透過幽默幫助人著眼於他們所擁有的,而非他們所缺乏的──看到他們處境中積極的一面,幫助他們重新認識自身的可能性。

我亦將我在訓練中學習到的知識應用在PAMI的工作中,使我的外公外婆開懷大笑、高歌起舞。2014年,我被邀請在TEDx(技術、娛樂、設計)活動中演講,分享我的工作。

我渴望加強自己的同情心,讓我能夠幫助最吃苦的人克服他們的困難。我希望透過我的工作,讓人確信他們定能跨越任何困境和痛苦。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