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熱忱

亞莉韋‧克拉克、賈森‧哈特

48

熱門

亞莉韋‧克拉克

亞莉韋‧克拉克(Yaliwe Clarke)是性別研究學科的講師,也是南非開普敦大學非洲性別研究所(African Gender Institute)的研究員。她曾於開普敦的衝突解決中心(Centre for Conflict Resolution)擔任高級項目主管。

Jason Hart

賈森‧哈特(Jason Hart)是英國巴斯大學社會與政策科學系的高級講師,並於英國牛津大學的難民研究中心(Refugee Studies Centre)擔任研究助理。他現在正參與一項研究難民兒童權利的計劃。該計劃由英國國家學術院資助的。

什麼啟發你從事和平與衝突研究的工作?

亞莉韋:十幾歲時,我參與了捍衛婦女權利的地區活動。該活動為支援贊比亞的婦女。這經驗令我獲益良多,讓我洞悉明白克服困境與排斥的意義。

賈森:1990年代初,我是以學習中東語言和文化的學生身分,利用夏天的時間去教導巴勒斯坦兒童英語。這些小孩當中,有很多人都分享其政治暴力經歷,令人震驚。然而,他們的堅強和決心卻深深鼓舞了我。這次經驗燃起了我的興趣,就是研究青年如何積極面對生活衝突中的各種挑戰。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亦了解到人道主義機構如何看待戰爭對青年的影響,以及和他們如何透過青年、與青年一起推動和平。

你們現在於和平研究的領域中負責怎樣的工作?

賈森:我是研究員、作家和教師,也於一些人道主義機構擔任顧問。

亞莉韋:我現時正攻讀博士課程,透過研究在烏干達北部的戰爭中婦女成立和平組織的經歷,對女權主義的和平研究進行分析。另外,我亦有舉辦一些衝突解決的培訓工作坊。

相關文章 使命的舞台 使命的舞台 喬希・喬菲  美國 2001年,我開始在美國紐約市一間公立學校任教,負責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剛開始上班,就有一名較資深的老師跟我說,開學的第一個星期會是學生在課堂上表現最好的「蜜月期」。但到了第一天的午飯時間,我的班就已經失控了 你的工作中,最富挑戰性和最有意義的是什麼?

賈森:誠如十三世紀的佛教僧侶日蓮所言:「可為心師」。日積月累,我學習到最大的挑戰始終在於要戰勝自我。這代表透過佛法修行將自身的憤怒化為富包容和創造性改變的力量。我不是每次都能戰勝這種內心掙扎。但當我看到自己勇於挑戰而推動到他人自強如此正面的結果時,實在非常值得。

亞莉韋:在我的工作中最富挑戰性的是,無論對方的經歷是如何讓人悲痛、不安或憤怒,仍然要保持正面和樂觀的態度。而最有意義的是,可與很多不同背景的人進行深入的對話。我最近展開了人生輔導課程,讓人反思個人的使命或人生的目的。在這樣的交流過程中,我能夠一直了解他人的夢想,更加推動自己去完成目標。

經常與衝突和暴力殘酷的現實接觸必定是荊棘滿途。你在當中從何得到鼓舞?

賈森:日蓮與創價學會的三任會長展現了多不勝數的例證,教導在艱苦中如何讓正面接受挑戰的人發揮出自身難以置信的能力。在困境中生活的青年以行動證明這個法理,真是鼓舞人心。我有一個回憶寶箱,滿載著自己青年時生活在不同的戰爭區域、勇敢且富創造力的經歷。我希望可以打開它與學生分享,從而激勵他們。

加沙的巴勒斯坦難民兒童(©Ahmed Hjazy / Pacific Press / Getty Images)

亞莉韋:我領悟到在衝突和暴力的形勢下,人會特別容易全神貫注於悲痛、憤怒或殘酷的經歷上。這需要勇氣和相信人憑創造力來面對逆境的可能性。在我的博士研究期間,我聽到婦女受到民兵組織綁架、被逼婚和強姦的故事。我亦聽到婦女接納被綁架的、殺人的和在民兵時期生下小孩的婦女。更有婦女被強迫提供食物、沐浴和照料的服務給那些攻打她們地區的人們。這些故事都一直為我的工作帶來啟發和思考。

國際創價學會(SGI)會長池田大作談及民眾為解決問題一起努力的重要性。他論述了什麼是韌性,指出「不要把韌性這概念所包含的豐富可能性只侷限於『應對災害等威脅的能力』這範疇,要積極地把它擴展為『為開創一個希望的未來而應該發揮的能力』,發展為一個人們積極參與發揮的挑戰。」我發現我的研究和衝突解決工作受到人的能力所啟發──不論環境有多惡劣,仍然能夠開創一個不一樣希望的未來。

你希望在這個範疇達成什麼目標?你未來的抱負是?

相關文章 化不可能為可能 化不可能為可能 帕蒂・赫克曼  美國 在七年前開始在專為保險公司提供支援及意見的顧問公司中任職。當時,我在業界頗有名氣,工作考核總是優等,更時常獲得加薪與奬金。兩年前,經濟不景氣促使公司重整架構。我被調往一個我完全陌生的部門 亞莉韋:我希望在國際間推動和平方面作出貢獻,特別是在非洲。我希望能夠參與聯合國和非洲聯盟的調解工作。我相信非洲婦女改變不利環境的經驗,能夠為政府的和平和安全政策提供創新另類的方法。完成博士課程後,我計劃與東非的婦女團體攜手合作,並將他們的活動與聯合國和非洲聯盟等國際組織聯繫起來。

賈森:我現時的目標,就是改變那些支援生活受到武裝衝突影響青年的團體的想法和工作,使它們能夠更理解那些青年的處境。從我的經驗來看,公平對青年是非常重要的。然而,提倡人道主義人士往往未能理解和解決這一點。

近距離看到殘酷不公,驅使我有了提高社會大眾的認識和關心的長遠目標。我希望透過研究員、作家和教師各個方面的工作達成這個目標。我特別喜歡與學生一起,幫助他們建立一個富批判性和愛尋根究底的思考,以及為一個更公平公正的世界而努力的志向。

佛法修行對你的工作方式有何影響?

賈森:佛法修行讓我獲得希望、勇氣和決心。有時候,我必須努力耕耘才可以做到,但經過超過30年的佛法修行和學習,使我很幸運地能夠跨越每一個絕境。

一名生活於烏干達的農民(Neil Palmer / CIAT / CC BY-NC-ND 2.0

亞莉韋:我在衝突解決中心工作時,開始以佛法哲理為基本,在非洲各地準備和推行解決衝突的工作坊。佛法修行讓我保持正面及精神上的韌性和創造力,讓建設和平的工作變得可能。在推動對話活動和衝突解決工作坊的過程中,我重視佛法和平哲理強調個人內心的變革大於外在因素的中心思想。如池田SGI會長所言,要達致一個人的內心變革,就要保持思想的開放,這樣才能傾聽與接納他人的意見。這是進行真正對話的唯一途徑。佛法修行更讓我不會妄下判斷,真心地聆聽民眾的憂慮並作出回應。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怎樣創造一個更和平、沒有衝突的社會?

亞莉韋:我們應該互相傾聽彼此的意見,並且,更關注及嘗試改變對自身或他人所下的定論。如此妄下定論的行為可能會引起或加劇衝突及暴力。

賈森:嘗試在國家層面或全球層面積極地推動和平。但必須以這種嘗試與行動為基礎,堅定不移地、努力不懈地改變自己。誠如池田SGI會長教導:「一個人偉大的人性變革,將能轉換一國甚至全人類的宿命。」最重要的是,我們無法抹殺另一個人或一群人的人性。

<創價學會國際廣報局譯自2015年7月號《SGI季刊》>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