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我量身訂製的疾病

安妮‧奧沙利文 愛爾蘭

284

熱門

疾病是一個創造更堅定不移、朝氣勃勃的生命境界的機會。愛爾蘭SGI(國際創價學會)的會員安妮‧奧沙利文(Anne O’Sullivan)在與疾病抗爭中對自己有了不同的感受,對自己的人生有了全新的領悟。


安妮‧奧沙利文坐在門前的台階上 (©Tara O’Reilly)

我在18歲時,開始信奉日蓮佛法。然而,有時我會遇到生命深處最煎熬的情況,因無法改變對自己的看法而感到徬徨無助。

2000年2月,我被診斷出患有潰瘍性結腸炎,一種炎症性腸病(IBD)。我被告知這僅是一個輕微的疾病,不足為慮,因此我沒半點憂心。而且,症狀也消失了,我亦如常生活。

兩年後,我開始生病了。我不但患有嚴重的胃痛,如廁次數變得頻密,大量失血,更加無法進食,體重亦因此迅速下降。我被送進醫院,並獲知這是由潰瘍性結腸炎而引起的。

醫生發現我大部分的結腸都發炎和潰爛了。我帶著震驚不已的心情離開醫院。對我來說,保持美麗、讓旁人誇讚我的外表非常重要。這就是我幸福的泉源。由於我用自身的外表來定義自己,而且症狀直接影響我的外貌,所以這場疾病挑戰了我的個性。

這世界上,疾病種類那麼多,我竟然得到了一個為我量身訂製的!

我認真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來湧現勇氣面對這個挑戰,要讓自己有強盛的祈求,相信自己可以幹勁十足地對抗該疾病。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經常進出醫院。藥物不起作用,情況每況愈下,病情緩解更是遙不可及。幾乎每一天都陷入痛苦狀態,也有因為一直需要如廁而無法踏出家門的時候。

我再次被送進醫院,即使我注射點滴和大量的類固醇,但是症狀依然繼續惡化。我為了能夠支撐下去以及得到最好的醫療,所以持續唱誦題目。

決心不畏懼

相關文章 打開智慧的眼睛,演繹勝利的人生 打開智慧的眼睛,演繹勝利的人生 陳志平  香港 看看患有先天性眼疾的陳志平如何打開智慧的眼睛,演繹勝利的人生。 經過更多的檢查後,得悉我的結腸不能恢復正常功能,而唯一的方案則是透過手術切除它,並通過腹壁的開口,把小腸末端連接到一個袋子。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懼怕,心想︰「為什麼是我?」,而下個想法則是日蓮曾說過:「稍有畏縮則萬事不成!」。雖然我修行日蓮佛法 ,但是我不太相信我可以轉變此情況。那一刻,我意識到多年來,一直都把自己的生命視為理所當然。我決心,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被打敗。

手術的前一天晚上,我體會到了最劇烈的疼痛,然後虛脫。到處都是醫護人員,他們將針扎在我身上、替我戴上氧氣罩、還有人對我叫喊,讓我睜著眼睛。我感覺到自己快將離開人世。我記得我問醫生:「我會死嗎?」。他的回答是:「如果我可以幫到你的話,你就不會死。」

當時,一股平靜感湧上心頭。那夜,他們為我輸了兩公升的血,並告訴我倘若當時我在家的話,可能就會喪命。我心存感激,因為我在對的時間,身處對的地方。

當我真正要去做手術時,我放下了恐懼,而且完全準備好接受做手術。

我一直等待的那一天

儘管手術非常成功,但是我痛苦不堪。我痛恨迴腸造口袋──用於儲蓄我體內排泄物的容器。每天早上,我都必須更換袋子和看著一個本來應該要在體內的器官,在我腹部的地方突出。我害怕去觸摸它、討厭去看它,也感到無能為力,自信心沉到谷底。

轉捩點終於到來了,就是把我的小腸連結到直腸。除去迴腸造口,令我欣喜若狂。我終於可以恢復正常,繼續餘生。手術按計劃進行,然後我帶著「被改造」的身體去生活。

然而,手術不久後,我再次感到身體不適。我接著被診斷出患有克羅恩病(或稱克隆氏症),類似潰瘍性結腸炎,只是它會影響整個消化道。我得悉此疾病無法根治,需要下半生都服用強效藥物,包括類固醇。

我明白到,一是放棄,二是堅持下去。我決定堅持,因為我決不願放棄。我拼命唱念題目,希望有力量堅持下去,還有看到我所祈求的結果。

珍惜晴天

安妮‧奧沙利文倚靠著柵欄 (©Tara O’Reilly)

手術後的生活充滿著高潮和低潮。這疾病一直反反覆覆地發作,醫生開了不同的藥物讓發炎得以被控制。一年多了,我每四周會到醫院一趟,躺在病床上6個小時,把人造抗體注入體內。

我發覺很難從任何事情中找到樂趣,也沒有感到一丁點的改變。實際上,病情每況愈下。但是,我學會珍惜我沒有發病的日子。創價學會第二任會長戶田城聖時常說,一個患有疾病的人,是會真正懂得享受人生的人。我為擁有這些寶貴的日子,真誠感謝地唱念題目。能夠參加創價學會的活動,使我得到無比的滿足感,在與疾病對抗之中得到很大的激勵。

沒有藥物可控制克羅恩病,因此切除直腸和進行迴腸造口術來維持生命是唯一的出路。我徹底崩潰了,我跑回家,大哭、大叫、扔東西,然後最後硬把自己拖到御本尊面前唱題。我必須要鼓起渾身勇氣去奮鬥,並相信自己有力量和潛能來度過此難關。

奮鬥精神

我全神貫注於佛法修行裡,唱念更多的題目和閱讀日蓮、SGI會長池田大作的著作。這些書籍一直是我的同伴,讓我能保有正面的態度。日復一日,我開始感到自己更有力量。儘管我的身體已被摧殘,卻鬥志高昂。我開始感到更健康,令我勇往直前。

佛法修行是我釋除疑慮、湧現智慧來盡最大的可能照顧身體的武器。

進行手術的日子終於到來,我祈求這是最後一次的手術。我非常緊張,害怕手術後會發生的事情,以及我要如何面對接下來都有迴腸造口的人生。儘管如此,我決意不論如何,不會讓這成為自己不幸福的根源。

手術進行了8小時,並且非常成功。我再也不在意迴腸造口了,是它讓我可以活下來。

此疾病是我最大的功德。從某個觀點來看,在生病之前,我並不健全。我看待自己的角度不對,因為我不斷向外尋找幸福,導致我有更多不滿的情緒。

這場病讓我領悟到真正幸福的源泉在於自己本身。我現在徹底確信祈求的力量。我依然有克羅恩病,但是該症狀與之前所經歷的比起來是小事一樁。

自從進行了迴腸造口術以來,現在已經超過5年,我的人生從此截然不同。這個經歷使我有勇氣鼓勵那些正在努力不被打敗的人,鼓勵他們相信自己有無限的可能性。池田SGI會長曾說過:「沒有辛勞,就沒有喜悅。」我非常感激能夠活下來,我每天都過得十分充實。我現在明白沒有克服不了的障礙。

<消息來源:2017年4月英國SGI雜誌《生活的藝術》(Art of Living)>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