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生存的堅定決心

杰爾娜・納倫格 11月26日孟買恐怖襲擊的生還者

634

熱門

杰爾娜・納倫格

2008年11月26日,10名恐怖分子於印度孟買各地發動一系列經計劃的槍擊及爆炸案,前後長達四天,造成超過160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泰姬瑪哈酒店遭到襲擊及圍攻之際,印度創價學會會員杰爾娜・納倫格(Jharna Narang)當時正與家人在酒店中用膳。她的父母和弟弟遭受槍擊,不幸當場喪生。而她的胃部、手臂及臀部連中四槍。

在之後的兩個月內,19名來自不同專業的醫生持續與彼此討論要如何拯救杰爾娜,而杰爾娜亦在加護病房(ICU)中,拼命與死亡對抗。此事件雖然導致她的腎臟壞死、脊椎受傷致使雙腳無法活動、神經嚴重受損、大量失血和內出血,有隨時引發敗血症的可能。不可思議的是,子彈沒有傷及她所有重要的器官,她在8個月後便出院了。

該襲擊事件的7年後,亦即於2015年,接受此項採訪的杰爾娜近乎完全康復,而且雙腳也可以再次行動。談論該恐怖襲擊事件時,杰爾娜談到更多的是自己如何能夠向前看以及了解到寬恕的真諦。


可否告訴我們當時的情形?

這一切在頃刻間發生。當我們正在泰姬瑪哈酒店的餐廳用餐,為我的弟弟貢金(Gunjan)慶祝32歲的生日之際,突然被告知需要立刻離開現場。因此我們便跟隨工作人員穿過廚房,走到位在該酒店的最深處的私人宴會廳裡,躲藏了多個小時。工作人員亦盡力為大家提供水、餅乾,和讓我們蓋在身上的桌布。無人知曉當時的情況的嚴重性。酒店裡的其他人從四面八方前來,躲在這三、四間宴會廳內。

雖然曾一度宣布安全,並被告知可以離開酒店,但當我們踏出酒店時,槍聲又再響起。我被子彈擊中,血流不止。而在我身邊的母親則中槍後當場身亡。我流血流得全身都是,時而昏迷,時而清醒。由於當時恐怖分子依然在開槍,因此我便繼續躺著裝死。

我清楚記得當時心想:「我不能死,因為我的工作尚未完成!」於是我不斷呼救。

我相信正因為我內心這份堅定的決心,所以撼動了整個宇宙來拯救我的生命。我是第一批被救出並送往醫院的傷者。雖然我沒有身分證件,甚至連醫生幾乎也無法感覺到我的脈搏,儘管如此他們都沒有放棄搶救我(後來我的主治醫生告訴我,他也不知是什麼原故驅使他選擇救治我,畢竟當時還有很多傷者陸續湧進醫院)。之後,我記得曾將自己的名字告訴醫院,但他們弄錯了我的名字。後來,當我感覺我的耳環被摘下時,便意識到自己即將要做手術。

其他的家人的情況如何?

弟媳和她的父母都安全逃走。他們在不同的停屍間找到我的父母和弟弟的遺體,但卻找不到我的蹤影。由於受害者被送往不同的醫院,再加上急救人員把我的名字弄錯,致使親戚們拼命找也找不到,甚至在新聞上登尋人啟事,標題寫著「杰爾娜你在哪裡?」最後,他們終於在孟買醫院找到了我。

我昏迷了一個多月後才恢復意識,但對我來說,就像是昨天或幾天前的事情一樣。我睜開雙眼的時候,依稀知道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但卻不記得到底是什麼,就在那時,我才得知父母和弟弟都已不在人世。

杰爾娜的父母

對於親人的離開,想必是件難以去面對的課題。

我起初感到疑惑不已:究竟自己做了什麼而招來如此悲慘的宿命?對於父母離開的方式,我感到心亂如麻、寢食難安──他們是遭到槍殺的,完完全全就是被子彈奪走了性命。我向學會幹部說出了我的煩惱,他幫助我明白,我們無法看透一個人的宿命。

我們不能僅從事情的表面來看宿命這種概念。此外,他鼓勵我,佛法教示人生的勝敗不是取決於生命的長短或過世的形式,而是取決於在世時,如何徹底奮鬥過來。那位幹部亦表示,我的父母和弟弟的生命並沒有被白白犧牲。那句話打動了我。他們的逝世讓世界關注恐怖主義,並改變了這個國家的宿命。任誰也無法忘記11月26日這一天。我深切地感受到他們自願背負這個國家的宿命。而且,他們很快就走了,並沒有受到痛苦的折磨。

我漸漸地打從心底感受到,不論我的父母和弟弟身在何處都很快樂。日蓮佛法教導,只要我們透過努力實踐佛法以推進和平,功德便會流傳到家族世世代代。我相信我在佛法實踐中所積累的功德都會惠及他們,這讓我非常安心!此外,我也確信日蓮在他的著作中所教導的,那就是我來世也將會出生在家人身邊。在那之前,我要好好完成我這輩子的使命!我想以自己的人生為範例,激勵世界採取具體的行動。因此,我沒有任何要埋怨的。

你有否對恐怖分子懷有怪罪或怨恨之意?

相關文章 友情的力量 友情的力量 佩妮娜‧阿奇恩格-金德伯格  英國 當時,西非的伊波拉疫情嚴重,造成難以言喻的痛苦,並引起國際關注。我訂下此目標:與一個優秀工作團隊在同年3月底之前,透過籌辦慈善晚宴,順利籌足1萬英鎊。我們計畫以每張50英鎊的價錢售出120張票,所有的支出希望皆能得到外面的公司、社區組織、商家或個人的贊助。 他們穿著短褲和T恤,看起來應該是只有約16、17歲,頂多18歲的年輕男孩。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被選中,然後送到訓練營受訓,而他們的家人可能也以為自己的孩子會受到照顧。他們看起來真的十分年輕。並非是天生的殺人犯,只是他們受到了擺布。

我們所處的時代如此動盪不安,這是你親身經歷過的。有鑑於此,你希望如何度過今後的人生?

我想起日蓮在其著作《日蓮大聖人御書全集》裡的<立正安國論>中提到的一節:「汝其早改信仰之寸心,速歸實乘之一善。若然,則三界皆佛國,佛國焉衰?」

這段文字是在描述每一個的人性變革迫在眉睫。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聯合國的一分子,參與救援活動。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做的是戰勝生命中消極的傾向,且努力珍惜自己眼前的這一個人。

杰爾娜・納倫格

無論是我內心的怨恨,還是陷入絕境的心情等,只要是讓我意志消沉的念頭,我必須一一戰勝。我明白到透過自身內心的轉變,可以製造漣漪效應。這就是國際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常提及的「一個人的力量」。重點是,我必須相信自己有這樣的能力,我必須挖掘出那股力量,使之湧現出來。倘若我可以做到這一點的話,便可成為他人的榜樣。

對於和你有相似遭遇的人,仍難以面對未來的人們,你會給予什麼鼓勵呢?

對於我自己而言,我採取「每天一點點」這樣的措施。每天一點點也好,往前踏一步。相信自己,然後努力奮鬥。我不知道為什麼,但自從那天的恐怖襲擊後,彷彿有一股聲音在告訴我:「前進吧!每一天前進一點也好!」儘管非常艱辛、痛苦,不知為何,我依然能夠相信自己。「我會做到!我要活下去!」這樣的決心、透過修行佛法鍛鍊出來的鬥志,幫助我衝破一切障礙。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