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

8627

熱門

一位藝術家畫的日蓮畫像(©聖教新聞)

國際創價學會(SGI)會員信奉日蓮(1222-1282)所創立的佛法。日蓮在日本的社會及宗教史上扮演了獨特角色,他敢於對日本各大佛教宗派及國家權貴顯要直言不諱,另一方面,從他寫給弟子們的書信中可得知,他在性格上是個古道熱腸、人情味十足的人。正是出於他對一般民眾的深切關懷,他才堅守立場,嚴厲對待當時有腐敗、欺壓百姓傾向的社會制度。

古代日本的封建社會以服從權勢為重,日蓮在這樣的社會受盡鎮壓迫害,渡過了坎坷的人生。他為傳揚《法華經》的教義奉獻一生,期待透過此教義,為人解開苦惱的枷鎖,同時亦為建設以民眾的尊嚴為基礎的平等社會,製造必要的條件。在現今社會,SGI及其會員的活動,亦遵照相同理念展開。

幼年時代

日蓮出生在13世紀日本的一個沿岸小村落,家庭以捕魚為業,在當時階級分明的社會屬於最底層。12歲時在當地一所寺院清澄寺學習,16歲時正式剃度出家。日蓮從家鄉鄉民困苦的生活中,體會到民眾處境的艱難,為此牽腸掛肚。這是驅使他從諸多佛典中尋找佛教真義的一大動力。他在一篇寫給門下弟子的書信中表示,自己自小就「願作日本第一智者」。

出家後,日蓮開始深入鑽研各佛教宗派及各佛典,足跡遍布日本各大名剎及佛學中心。

傳教而受迫害

日蓮32歲時回到清澄寺,於1253年4月28日開壇演講,以公佈他的研究成果。他宣稱釋迦牟尼所悟得的真理,盡包含在《法華經》中。他將此定義為「南無妙法蓮華經」,指明這是眾生成佛唯一之道,從中否定了當時的主要佛教宗派。

相關文章 牧口常三郎 牧口常三郎 牧口常三郎(1871-1944年)是一名教育家、作家和哲學家,曾擔任小學校長。他在1930年創立了「創價教育學會」(創價學會的前身)。 此舉觸怒了這些宗派的僧人及其門人,其中許多是掌控權勢的政府官員。由那時起,日蓮一直遭到騷擾及迫害。

1260年,一連串的天災釀成無數傷亡及病患,針對這社會現象,日蓮書寫了他著名論著《立正安國論》。他強調,基於《法華經》的信仰,敬重生命的尊嚴,完善人格,國家社會才會和平安穩,免受天災人禍所害。日蓮如此解釋他為何直言不諱:「何能見佛法衰微,不起哀惜心情?」

他把論著呈交日本當時最高政權,要求與各佛教宗派代表進行佛學辯論。日蓮的要求被拒,他本人也被流放到伊豆半島。日蓮之後也多次提出相同的要求,卻無一被接受。

重大轉折

描繪日蓮被流放到佐渡時,遇到大雪的19世紀作品,由歌川國芳所畫(照片來自公有領域)

被流放後的數年,日蓮駁斥並推翻了其他教派學說,招來這些教派及政府官員一波接一波的迫害,這包括遭埋伏,受武器攻擊,被流放,甚至還幾乎在龍口(地名)被斬首。根據日蓮本身的敘述,當劊子手手上的劍即將落下的一刻,天際劃過一顆發光體,在場的官員感到震驚不已,最終決定取消處決。在那之後,日蓮被流放到荒涼的佐渡島,在衣食住行極度簡陋短缺的情況下,繼續說法傳教,撰寫論著,寫信鼓勵弟子們。

安然跨越龍口的難,此事對日蓮具有非凡意義。他以凡夫之身,展現了佛的本質,懷著宣揚南無妙法蓮華經的使命,為眾生明示掙脫苦難束縛的根本之道。日蓮開始為信徒圖繪御本尊

入居身延山

1274年,日蓮被赦免回返鎌倉。那是日本的政治中心。他第三次勸諫國家政權捨棄錯誤的思想與學說,但他的忠言依舊被當成耳邊風。日蓮於是決定離開鎌倉,在身延山山腳一帶定居。他開始培養弟子,確保在自己身後他們會繼續宣揚其教義。

相關文章 執著與解脫 執著與解脫 但凡為人,就難免抱有執著。我們有求生欲,我們有關心牽掛的人、有希望取得成功的事業,我們各有所好――雖說這種種執著均有可能帶來煩惱與痛苦,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執著本身不正是為人的象徵嗎?畢竟,缺乏酸甜苦辣的菜肴難以入口,缺乏喜怒哀樂的人生亦乏味不充實。 在那期間,日蓮的弟子致力於傳教,迎來許多人皈依日蓮的教義,迫害的矛頭開始指向這些弟子。1279年,20名弟子被冠上莫須有罪名遭逮捕。他們受到嚴苛的拷問,被逼迫放棄信仰,其中3名還被處決。

這些都是俗家農民弟子,即使面對要被處刑的恐嚇,信仰還是嵬然不動。這事件讓日蓮相信,在他過世後,他的教義會流傳到未來。

不久後,日蓮完成其一生使命,於1282年10月13日安詳逝世,享年61歲。他高舉以人類尊嚴至上的哲學,為眾生確立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的修行,敞開擺脫苦惱的幸福之道。

相關文章:池田會長著作「關於日蓮」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