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量身订制的疾病

安妮‧奥沙利文 爱尔兰

1579

热门

疾病是一個创造更坚定不移、朝气勃勃的生命境界的机会。来自爱尔兰的创价学会会员安妮‧奥沙利文(Anne O’Sullivan)在与疾病抗争中对自己有了不同的感受,对自己的人生有了全新的领悟。


安妮‧奥沙利文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 Tara O’Reilly)

我在十八岁时,开始信奉日莲佛法。然而,有时我会遇到生命深处最煎熬的情况,因无法改变对自己的看法而感到彷徨无助。

2000年2月,我被诊断出患有溃疡性结肠炎,一种炎症性肠病。我被告知这仅是一个轻微的疾病,不足为虑,因此我没半点忧心。而且,症状也消失了,我亦如常生活。

两年后,我开始生病了。我不但患有严重的胃痛,如厕次数变得频密,大量失血,更加无法进食,体重亦因此迅速下降。我被送进医院,并获知这是由溃疡性结肠炎而引起的。

医生发现我大部分的结肠都发炎和溃烂了。我带着震惊不已的心情离开医院。对我来说,保持美丽、让旁人夸赞我的外表非常重要。这就是我幸福的泉源。由于我用自身的外表来定义自己,而且症状直接影响我的外貌,所以这场疾病挑战了我的个性。

这世界上,疾病种类那么多,我竟然得到了一个为我量身订制的!

我认真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唱题)来涌现勇气面对这个挑战,要让自己有强盛的祈求,相信自己可以干劲十足地对抗该疾病。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经常进出医院。药物不起作用,情况每况愈下,病情缓解更是遥不可及。几乎每一天都陷入痛苦状态,也有因为一直需要如厕而无法踏出家门的时候。

我再次被送进医院,即使我注射点滴和大量的类固醇,但是症状依然继续恶化。我为了能够支撑下去以及得到最好的医疗,所以持续唱题。

决心不畏惧

相关文章 打开智慧的眼睛,演绎胜利的人生 打开智慧的眼睛,演绎胜利的人生 陈志平  香港 看看患有先天性眼疾的陈志平如何打开智慧的眼睛,演绎胜利的人生。 经过更多的检查后,得悉我的结肠不能恢复正常功能,而唯一的方案则是透过手术切除它,并通过腹壁的开口,把小肠末端连接到一个袋子。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惧怕,心想︰“为什么是我?”,而下个想法则是日莲曾说过:“稍有畏缩则万事不成”。虽然我修行日莲佛法,但是我不太相信我可以转变此情况。那一刻,我意识到多年来,一直都把自己的生命视为理所当然。我决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被打败。

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我体会到了最剧烈的疼痛,然后虚脱。到处都是医护人员,他们将针扎在我身上、替我戴上氧气罩、还有人对我叫喊,让我睁着眼睛。我感觉到自己快将离开人世。我记得我问医生:“我会死吗?。”他的回答是:“如果我可以帮到你的话,你就不会死。”

当时,一股平静感涌上心头。那夜,他们为我输了两公升的血,并告诉我倘若当时我在家的话,可能就会丧命。我心存感激,因为我在对的时间,身处对的地方。

当我真正要去做手术时,我放下了恐惧,而且完全准备好接受做手术。

我一直等待的那一天

尽管手术非常成功,但是我痛苦不堪。我痛恨回肠造口袋──用于储蓄我体内排泄物的容器。每天早上,我都必须更换袋子和看着一个本来应该要在体内的器官,在我腹部的地方突出。我害怕去触摸它、讨厌去看它,也感到无能为力,自信心沉到谷底。

转捩点终于到来了,就是把我的小肠连结到直肠。除去回肠造口,令我欣喜若狂。我终于可以恢复正常,继续余生。手术按计划进行,然后我带着“被改造”的身体去生活。

然而,手术不久后,我再次感到身体不适。我接着被诊断出患有克罗恩病(或称克隆氏症),类似溃疡性结肠炎,只是它会影响整个消化道。我得悉此疾病无法根治,需要下半生都服用强效药物,包括类固醇。

我明白到,一是放弃,二是坚持下去。我决定坚持,因为我决不愿放弃。我拼命唱题,希望有力量坚持下去,还有看到我所祈求的结果。

珍惜晴天

安妮‧奥沙利文倚靠着栅栏 (© Tara O’Reilly)

手术后的生活充满着高潮和低潮。这疾病一直反反复覆地发作,医生开了不同的药物让发炎得以被控制。一年多了,我每四周会到医院一趟,躺在病床上6个小时,把人造抗体注入体内。

我发觉很难从任何事情中找到乐趣,也没有感到一丁点的改变。实际上,病情每况愈下。但是,我学会珍惜我没有发病的日子。创价学会第二任会长户田城圣时常说,一个患有疾病的人,是会真正懂得享受人生的人。我为拥有这些宝贵的日子,真诚感谢地唱题。能够参加创价学会的活动,使我得到无比的满足感,在与疾病对抗之中得到很大的激励。

没有药物可控制克罗恩病,因此切除直肠和进行回肠造口术来维持生命是唯一的出路。我彻底崩溃了,我跑回家,大哭、大叫、扔东西,然后最后硬把自己拖到御本尊面前唱题。我必须要鼓起浑身勇气去奋斗,并相信自己有力量和潜能来度过此难关。

奋斗精神

我全神贯注于佛法修行里,更努力地唱题和阅读日莲池田大作的著作。这些书籍一直是我的同伴,让我能保有正面的态度。日复一日,我开始感到自己更有力量。尽管我的身体已被摧残,却斗志高昂。我开始感到更健康,令我勇往直前。

佛法修行是我释除疑虑、涌现智慧来尽最大的可能照顾身体的武器。

进行手术的日子终于到来,我祈求这是最后一次的手术。我非常紧张,害怕手术后会发生的事情,以及我要如何面对接下来都有回肠造口的人生。尽管如此,我决意不论如何,不会让这成为自己不幸福的根源。

手术进行了8小时,并且非常成功。我再也不在意回肠造口了,是它让我可以活下来。

此疾病是我最大的功德。从某个观点来看,在生病之前,我并不健全。我看待自己的角度不对,因为我不断向外寻找幸福,导致我有更多不满的情绪。

这场病让我领悟到真正幸福的源泉在于自己本身。我现在彻底确信祈求的力量。我依然有克罗恩病,但是该症状与之前所经历的比起来是小事一桩。

自从进行了回肠造口术以来,现在已经超过五年,我的人生从此截然不同。这个经历使我有勇气鼓励那些正在努力不被打败的人,鼓励他们相信自己有无限的可能性。池田先生曾说过:“没有辛劳,就没有喜悦。”我非常感激能够活下来,我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我现在明白没有克服不了的障碍。

来源: 2017年4月英国SGI杂志《生活的艺术》(Art of Living)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