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我的宿命

阿妮塔・普雷热利 斯洛文尼亚

1218

热门

重新认识宿命让阿妮塔・普雷热利(Anita Prezelj)谅解父親的酒瘾和认知障碍症(或称失智症)。


阿妮塔坐在父亲旁,温柔地握着他的手 阿妮塔与父亲

在成长过程中我总是亲近父亲多于母亲,父女之间感情深厚。可是这亲密的关系,随着岁月竟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十年前,现时八十多岁的父亲出现认知障碍症初期症状和抑郁症(或称忧郁症)病征,也大概在同一时期开始染上酒瘾。虽然他并不豪饮,但由于高龄和认知障碍症的关系,即使是少量酒精对他而言也是过量。他可以数日也不饮酒,不过只要一有机会便大喝特喝,一喝起来情况就不可收拾。酒后他不是变得兴奋或是刁难别人,而是变得更加低落、寡言,就好像他已经完全消失一般。跟他谈论酗酒的问题是困难的,因为他只会矢口否认,并且像其他典型的酗酒者一样,使出千方百计就为了饮酒。

我对父亲怀尽各种感情──愤怒、忧伤、羞耻、无能为力。我对他的不幸处境寄予同情,亦怀念不复存在的昔日的父亲。我看不起他和母亲,有时候甚至对母亲更为生气,因为她未能规范或是阻止他酗酒。

相关文章 为我量身订制的疾病 为我量身订制的疾病 安妮‧奥沙利文  爱尔兰 对于安妮‧奥沙利文而言,克罗恩病是愈合她生命深处的催化剂。 我们姊妹俩尝试过种种解决方法──促膝长谈、说教、争吵、恳求、寻求专业治疗,但全部都白费心血。不知何故我总想设法让他变回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父亲。

身为日莲佛法的信徒,我感到自己应当尽力把情况改变过来。我断断续续地朝着不同目标,如父亲能够成功戒酒,或是有一天我会不再介意他酗酒,来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Nam-myoho-renge-kyo)”(唱题),可是除了短暂地稍减痛苦之外并没有什么转变,我仍坚信是“他”才应该改变那自我毁灭的行为不可。

都是他的错

2017年身在日本时,为了想知道如何能够借着自己的佛道修行来改善父女关系,我曾经寻求指导。可是由于当时对父亲过于恼怒,无法依照指导所说,通过唱题的力量,直视和尊重潜在他生命中的尊严──他的佛性。后来,在某个机会下,跟一位也曾为家长酗酒而苦恼的会员倾谈,当我听到即使自己很气甚至很恨父亲的所为,但看到并尊重他的佛性仍是可能的,才稍感释怀。这让我得到极大鼓舞,怀着转换逆境、变毒为药的决心离开了日本。

2018年,阿妮塔与友人摄于日本

2018年7月,某位日本会员把国际创价学会(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简称SGI)会长池田大作对她的鼓励与大家分享,聆听之后我不禁深感共鸣。在她年轻时父亲宣布破产,令她对他非常气恼,并把自己的不幸完全归咎于他。当池田SGI会长问她是否觉得父亲应该作出改变的时候,她连连点头──当然了,她正在责怪父亲呢!但是池田SGI会长鼓励她,与其着力改变父亲的宿命,不如着力改变她自己的宿命,指出生为破产者的女儿正是她的宿命。

这个启示令我恍然大悟,发觉自己就像一直在找错门路一般。从那时起,我开始抱着一个全新观念:朝着转换自己是酗酒者的女儿此宿命来唱题。从宿命这更广阔的视野着眼时,让我看到更深入的层次,对于我们父女的关系开始抱着不同的看法。

尊重与陪伴

我看到父亲是多么寂寞,我看到他独处于自己的世界中是多么失落迷惘,他默默地忍受着,没办法向我们表达。可能这是由于他童年时所遭受的心灵创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发现自己孤独无助。他的父亲被送到集中营;母亲和五个兄弟姊妹被逼离开斯洛文尼亚(或称斯洛维尼亚),流亡到德国。他们的农场惨被烧光。我知道这段往事,而且总感觉父亲似乎一直无法从那痛苦的经历中走出来。

我无法改变他的宿命,我只能改变自己的宿命。

领悟到这一切背后更深层的意义后给我带来很大影响,我开始明白到,父亲可能已尽了一切所能想度过一个美好的人生,但是已经精疲力竭。我一直把自己的不幸归咎于他,但开始明白我无法改变他的宿命,我只能改变自己的宿命。那正是对自身的幸福该负起责任的时候。我有如释重负之感。身为子女,我一直觉得自己有责任“挽救”父母,尤其是父亲。我终于了解到,对我来说变毒为药的真正意义是,摆脱对自己生命根深蒂固的不尊重,以及往往向自身以外寻求快速解决方法的习性。

一旦消除了羞耻和愧疚感,我不再勉强父亲,逼他戒酒。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使我认识到父亲在我的宿命中所起的作用:帮助我领悟到自己和别人生命的尊严。他教会我如何敬重他人、如何照顾自己、如何不再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而勉强别人改变。

相关文章 友情的力量 友情的力量 佩妮娜・阿奇恩格-金德伯格  英国 英国SGI会员佩妮娜‧阿奇恩格-金德伯格通过非洲之声论坛为伊波拉幸存者所举办的筹款活动发觉友情的力量。 接下来跟父母共聚的时候,我已能谅解父亲的行为。尽管由于认知障碍症和听觉衰退,跟他谈话并不容易,可是我们可以静静地坐在庭园里一起削苹果。虽然只有简单的对话,但我总算能够找到恰当的言词。临别时父亲把我搂在怀里说:“快点再回家啊!有你在身边真好!”能够跟他共度这些温馨时刻令我充满感激。他一定感觉到我已不再轻蔑他。

我们谈话谈得比以前多,但最主要的是我们笑得比以前多。往日我们父女俩常常同时捧腹大笑,能够重温旧梦,让我感到犹如觅得无可替代的至宝一般。纵然父亲还是会喝酒,我也依然不喜欢他那样,不过我终于找到了失去已久的父亲。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