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求生存的坚定決心

杰尔娜・纳伦格 印度

1307

热门

杰尔娜・纳伦格

2008年11月26日,10名恐怖分子于印度孟买各地发动一系列经计划的枪击及爆炸案,前后长达四天,造成超过16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泰姬玛哈酒店遭到袭击及围攻之际,印度创价学会会员杰尔娜・纳伦格(Jharna Narang)当时正与家人在酒店中用膳。她的父母和弟弟遭受枪击,不幸当场丧生。而她的胃部、手臂及臀部连中四枪。

在之后的两个月内,19名来自不同专业的医生持续与彼此讨论要如何拯救杰尔娜,而杰尔娜亦在加护病房(ICU)中,拼命与死亡对抗。此事件虽然导致她的肾脏坏死、脊椎受伤致使双脚无法活动、神经严重受损、大量失血和内出血,有随时引发败血症的可能。不可思议的是,子弹没有伤及她所有重要的器官,她在8个月后便出院了。

该袭击事件的7年后,亦即于2015年,接受此项采访的杰尔娜近乎完全康复,而且双脚也可以再次行动。谈论该恐怖袭击事件时,杰尔娜谈到更多的是自己如何能够向前看以及了解到宽恕的真谛。


可否告诉我们当时的情形?

这一切在顷刻间发生。当我们正在泰姬玛哈酒店的餐厅用餐,为我的弟弟贡金(Gunjan)庆祝32岁的生日之际,突然被告知需要立刻离开现场。因此我们便跟随工作人员穿过厨房,走到位在该酒店的最深处的私人宴会厅里,躲藏了多个小时。工作人员亦尽力为大家提供水、饼干,和让我们盖在身上的桌布。无人知晓当时的情况的严重性。酒店里的其他人从四面八方前来,躲在这三、四间宴会厅内。

虽然曾一度宣布安全,并被告知可以离开酒店,但当我们踏出酒店时,枪声又再响起。我被子弹击中,血流不止。而在我身边的母亲则中枪后当场身亡。我流血流得全身都是,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由于当时恐怖分子依然在开枪,因此我便继续躺着装死。

我清楚记得当时心想:“我不能死,因为我的工作尚未完成!”于是我不断呼救。

我相信正因为我内心这份坚定的决心,所以撼动了整个宇宙来拯救我的生命。我是第一批被救出并送往医院的伤者。虽然我没有身分证件,甚至连医生几乎也无法感觉到我的脉搏,尽管如此他们都没有放弃抢救我(后来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他也不知是什么原故驱使他选择救治我,毕竟当时还有很多伤者陆续涌进医院)。之后,我记得曾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医院,但他们弄错了我的名字。后来,当我感觉我的耳环被摘下时,便意识到自己即将要做手术。

其他的家人的情况如何?

弟媳和她的父母都安全逃走。他们在不同的停尸间找到我的父母和弟弟的遗体,但却找不到我的踪影。由于受害者被送往不同的医院,再加上急救人员把我的名字弄错,致使亲戚们拼命找也找不到,甚至在新闻上登寻人启事,标题写着“杰尔娜你在哪里?”最后,他们终于在孟买医院找到了我。

我昏迷了一个多月后才恢复意识,但对我来说,就像是昨天或几天前的事情一样。我睁开双眼的时候,依稀知道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但却不记得到底是什么,就在那时,我才得知父母和弟弟都已不在人世。

杰尔娜的父母

对于亲人的离开,想必是件难以去面对的课题。

我起初感到疑惑不已:究竟自己做了什么而招来如此悲惨的宿命?对于父母离开的方式,我感到心乱如麻、寝食难安──他们是遭到枪杀的,完完全全就是被子弹夺走了性命。我向学会干部说出了我的烦恼,他帮助我明白,我们无法看透一个人的宿命。

我们不能仅从事情的表面来看宿命这种概念。此外,他鼓励我,佛法教示人生的胜败不是取决于生命的长短或过世的形式,而是取决于在世时,如何彻底奋斗过来。那位干部亦表示,我的父母和弟弟的生命并没有被白白牺牲。那句话打动了我。他们的逝世让世界关注恐怖主义,并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宿命。任谁也无法忘记11月26日这一天。我深切地感受到他们自愿背负这个国家的宿命。而且,他们很快就走了,并没有受到痛苦的折磨。

我渐渐地打从心底感受到,不论我的父母和弟弟身在何处都很快乐。日莲佛法教导,只要我们透过努力实践佛法以推进和平,功德便会流传到家族世世代代。我相信我在佛法实践中所积累的功德都会惠及他们,这让我非常安心!此外,我也确信日莲在他的著作中所教导的,那就是我来世也将会出生在家人身边。在那之前,我要好好完成我这辈子的使命!我想以自己的人生为范例,激励世界采取具体的行动。因此,我没有任何要埋怨的。

你有否对恐怖分子怀有怪罪或怨恨之意?

相关文章 友情的力量 友情的力量 佩妮娜・阿奇恩格-金德伯格  英国 英国SGI会员佩妮娜‧阿奇恩格-金德伯格通过非洲之声论坛为伊波拉幸存者所举办的筹款活动发觉友情的力量。 他们穿着短裤和T恤,看起来应该是只有约16、17岁,顶多18岁的年轻男孩。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被选中,然后送到训练营受训,而他们的家人可能也以为自己的孩子会受到照顾。他们看起来真的十分年轻。并非是天生的杀人犯,只是他们受到了摆布。

我们所处的时代如此动荡不安,这是你亲身经历过的。有鉴于此,你希望如何度过今后的人生?

我想起日莲在其著作《日莲大圣人御书全集》里的<立正安国论>中提到的一节:“汝其早改信仰之寸心,速归实乘之一善。若然,则三界皆佛国,佛国焉衰?”

这段文字是在描述每一个的人性变革迫在眉睫。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联合国的一分子,参与救援活动。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做的是战胜生命中消极的倾向,且努力珍惜自己眼前的这一个人。

杰尔娜・纳伦格

无论是我内心的怨恨,还是陷入绝境的心情等,只要是让我意志消沉的念头,我必须一一战胜。我明白到透过自身内心的转变,可以制造涟漪效应。这就是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常提及的“一个人的力量”。重点是,我必须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我必须挖掘出那股力量,使之涌现出来。倘若我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话,便可成为他人的榜样。

对于和你有相似遭遇的人,仍难以面对未来的人们,你会给予什么鼓励呢?

对于我自己而言,我采取“每天一点点”这样的措施。每天一点点也好,往前踏一步。相信自己,然后努力奋斗。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自从那天的恐怖袭击后,彷佛有一股声音在告诉我:“前进吧!每一天前进一点也好!”尽管非常艰辛、痛苦,不知为何,我依然能够相信自己。“我会做到!我要活下去!”这样的决心、透过修行佛法锻炼出来的斗志,帮助我冲破一切障碍。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