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食谱

江协易 台湾

216

热门

台湾创价学会会员江协易在台北君悦饭店担任主厨,他在此回顾创造事业佳绩前,尝过的酸甜苦辣。


江协易炒菜时,熊熊烈火从瓦斯炉中冒出

从小我跟着母亲一起参加国际创价学会(SGI)。然而,升上高中后的我变得叛逆,让家人非常担心。母亲总是耐心地鼓励我要持续修行佛法,然而我总是左耳进、右耳出。

2001年,进入位在台北的君悦饭店担任厨师。工作3年后,跳槽到其他餐厅。新餐厅的薪水虽然比君悦高,但营运情况并不稳定,加上我爱玩车、玩音响,22岁时即负债150万(折合约5万美金)。

直到此时,我才深深明白母亲的鼓励意义有多深,于是我重新回到佛法的轨道。我认真唱题祈求,正视自己问题的根源,努力转变。5个月后,得以顺利重返君悦工作,薪水还是之前的两倍。不但顺利解决负债问题,后来更有能力购置新房。

2009年,我发生严重车祸,左脚伤势严重,差一点被截肢。开刀过程中,母亲与许多SGI会员全程为我唱题祈求。大家的真心付出让我非常感动,立下决意要成为带给他人幸福的人。

原本主治医生评估我至少要进行10次手术,且很有可能会引发感染,终生无法久站。幸而后来我只进行7次手术,伤口完全没有感染。在进行完最后一场手术的一个半月后,即能够下床走路,很快地顺利出院。

小任务大道理

江协易

我满怀热情重返职场,但此时却遇到更大的挑战。宴会厅内共有5个炉子,按照资历我原本负责第三炉,但复职后已被其他厨师取代,我只能到处打杂。厨师工作繁忙需要久站,让我的脚总是疼痛不已。此外,面对他人的眼光,内心的压力难以言喻,让我很想要放弃这份工作。

此时,母亲鼓励我:“无论多么不起眼的工作,都要全力以赴!”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态度,放下身段,怀抱“别人不愿意做的我都能做”的心,成为支援同事最强力的后盾。

长达两年的时间,我从最简单的洗碗、切菜开始,逐一认真学习。因为SGI的培育,让我能够重视第一线、贯彻幕后奋战。得以在不起眼的工作中,发现精进的奥妙,这段打杂的经验反而成为让我彻底接受磨炼、脱颖而出的契机。并从中体会到在厨房中的每个环节,都会成为影响食物味道的重要关键。

用心聆听

相关文章 “变毒为药”的信心 “变毒为药”的信心 林诗盈  台湾 我们家认真信仰日莲佛法的一个契机,是因为1997年的夏天,爸爸经营二十多年的室内设计公司,在一夕之间被人纵火,整栋大楼全部烧毁,不但蒙受严重的财物损失,楼上跳楼逃生的住户,以及把大楼租给我们的房东都想要告我们,跟我们索赔。那个时候我们陷入困境不知所措,妈妈只好每天努力唱 2012年,负责第二炉的资深师傅离职,我主动向主厨争取机会。一开始主厨并没有答应。后来,他看到我凡事积极主动,终于同意。经过一年磨炼,我的表现受到肯定,顺利晋升为副主厨。

接任副主厨之后,我在工作上开始挑战许多崭新的尝试,首先是客制化菜单。饭店宴会厅的菜单通常是固定的,无法随客人喜好调整,但我决心强化与客人的沟通。在我看来,饭店业有许多传统,但时代不断进步,所以我们不能停止学习及发展。

与客人沟通并倾听他们的意见后,我们尝试结合不同国家的料理方式、更换食材、加强托盘美感。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宴会厅的满意度不断提高,我们更创下饭店最高营业额的纪录。

凝聚向心力

厨房工作环境闷热又辛苦,同事间很容易起冲突。过去出菜大家总是各做各的,最后再结合起来。但我决心要打破这种方式,出菜前、后我都会召集大家开会,事先明确各部门的责任与分工,强调每个人都肩负重要使命。结束后,除了检讨并感谢大家的努力。透过对话,团队的向心力提高,大家都慢慢地找到成就感。

2015年9月我被擢升为宴会厅主厨。2016年3月,我获选为饭店的年度最佳经理人。在该年5月,我们承办总统府宴请外交使节的重要国宴。

SGI会长池田大作说:“经过困难的磨砺,我们的生命就会闪耀着福德的光辉。未经磨砺的宝石,无论多么贵重,也是黯淡无光的。这道理也适用在我们身上。”回想一路走来,感谢母亲一路以来的鼓励,感谢SGI教导我如何将逆境的“毒”转变为成功的“药”。

〈消息来源:2016年6月3日台湾创价学会刊物《创价新闻》;照片来源:江协易〉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