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释尊)──佛陀

783

热门

池田SGI会长在《新人间革命》的“佛陀”中描写了释迦牟尼(释尊)的一生及哲学思想,本网站介绍其中一部分的章节。

菩提树下的释尊菩提树下的释尊

释尊出生年代不明,而入灭年代(注1)也自古以来有多种说法,中国的《周书异记》上记载公元前949年,而《春秋》记载是西元前609年。近代则以公元前四、五世纪入灭的说法最为有力,但众说纷纭,没有定论。

释尊是释迦(Shakya)族的王子,姓“乔答摩(Gautama)”(亦译“瞿昙”)。长大后得悟,被称为“乔答摩佛陀(Gautama Buddha)”,或“释迦牟尼(Shakyamuni)”,意思是释迦族的圣人(牟尼)。释尊是译语。

释尊的父亲是净饭王(Suddhodana),母亲是王妃摩耶(Maya)。摩耶从迦毗罗城(Kapilavastu)返回故里待产的途中,在蓝毗尼(注2)(Lumbini)生下释尊。据说摩耶分娩后一周即病逝,由姨母摩诃波阇波提(Mahapajapati)将释尊抚养长大。

释尊坎坷的一生就这样揭开序幕了。

释尊身为一国的王子,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允文允武。他各个季节均有各个不同的宫殿可住,身边总有侍者为他撑举华盖,遮荫避暑。到了雨季也不必外出,宫廷内笙歌乐舞可供他享乐。

相关文章 菩萨道与人权 菩萨道与人权 这篇文章摘自SGI会长池田大作1998年和平倡言,探讨菩萨道与人权。 然而,天资聪颖、感受性丰富的他渐渐感到苦恼。他漫步王宫池畔,反复思索人生哲学。

“人,无论如何年轻、健康,也将衰老、患病、死去。这是谁也不能幸免的定数。”

他凝眸直视自身的老、病、死。

“既然如此,为什么世间的人看见别人的老、病、死,却加以嫌弃、嘲弄?真是愚昧之至。那绝非正确的人生态度。”

他深切的体会到只将老、病、死看作他人事的,此潜藏于人心的歧视和傲慢本性。如不解决众人无法避免的老、病、死问题,就没有幸福的人生可言。自此他深陷矛盾之中。“自己必须世袭为王,成为社会的领导人,然而,为解决这个问题,不是更应该出家为圣人,开拓精神的大道吗?”


根据传说,释尊出家的动机出于“四门游观”。

释尊要出城游玩,到了东门看见老人,到了南门看见生病的人,行至西门看见有人逝世,出北门时遇见了出家人,他被僧侣的行为举止打动,决心出家。

“四门游观”的故事大概是后代穿凿附会的,不过,从佛教的内容来看,释尊出家的动机一定与如何跨越人的苦恼根源──老、病、死深深相关。

当父亲净饭王(Suddhodana)察觉王子释尊在有意出家。有一种说法是,父亲为了阻止他,让他娶耶输多罗(Yasodhara)为妃。不久,两人育有一子,就是罗睺罗(Rahula),后来成为释尊的弟子,被称作密行(注3)第一。

在周围人的眼里,释尊有了后嗣,应该可以安享人生。可是,释尊内心的纠葛依然存在,而且一想到自己将肩负国王的责任,苦恼越为加深。

“人们互相争斗、杀戮,凭借武力统治他人。而极尽荣耀奢华的权威权力也总有一天会被武力葬送。况且,任谁也不能逃脱老、病、死之苦。探求脱离其苦之道不正是最重要的事吗?”

他决心寻求人本主义的正道,不要生活在武力至上的霸道世界。为了探求永远的精神世界,他决意出家。

释尊向父亲净饭王表明了自己的志向。净饭王受到莫大打击。净饭王困惑,惊慌,愤怒。无论如何也要制止儿子出家。他供给王子比以前更豪华奢侈的环境,命令臣下陪伴侍奉王子。

然而,释尊的决心丝毫不变。最后国王软禁了释尊。

但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熄灭释尊求道的火焰。一天夜晚,他骑上爱马,带了一名侍从,穿过森严的警戒网,离开迦毗罗城。当时他是十九岁或二十九岁,说法不一。

释尊出了城,通过拘利(Koliya)等国南行,渡过阿奴摩河(Anouma River)。

相关文章 关于日莲 关于日莲 这篇文章选自《新人间革命》的“立正安国”篇,为池田会长探讨日莲生平及思想的重要著作。正嘉二年(1258年)前后,一位僧人从鎌仓奔向骏河,双眼布满忧虑。他就是日莲。他探访天台宗的寺院岩本实相寺。那里藏有一切经典。日莲翻阅一切经典,决心从经文和道理两方面解明,天地变异、饥馑疫疠的根本原因,在于作为人之根本的宗教的错乱…… 在这里,他把身上所有表明王子身份的服饰和爱马交给侍从。又自己动手,以刀割断头髪,说:

“从这里开始,我就一个人走了,你回城转告父王和我的妻子,我不达到出家的目的决不再回迦毗罗城……”


释尊一直不断考虑以谁为师,求得解决老、病、死根本苦恼的悟达,反复思量之后,释尊去找被称作禅定大师的婆罗门仙人。禅定,是一种藉由冥想,从物质束缚中释放清净精神的修行。

释尊首先师事达到“无所有处”的仙人,那是一种离弃所有、不被自身的执着所束缚的境地。他努力修行,很快就达到这种境地,但他觉得,仅此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人的生死问题。

于是,他又另求新师。这回师事一位掌握了“非想非非想处”(不是想,不是不想的境地)的仙人,即无念无想之境界。当他也达到得此一境地时,仍然满足不了他出家的目的。

释尊痛感,老、病、死是折磨人的现实苦恼,而禅定大师以禅定本身为目的,这种觉悟对于生死问题的根本解决太无力了。

最后,释尊离开禅定家,去寻找静寂之地,探求真正的觉悟。


他来到王舍城(Rajagriha)西边,奔流的尼连禅河畔(Nairanjana),优娄频罗(Uruvela)的舍那村(Sena)。那里有许多勤励苦行的修行者。

当时印度有一种“认为肉体不净,精神才是清净”的思想。若以苦行折磨束缚精神的肉体,削弱它的力量,就能获得精神的自由。

于是释尊开始苦行,透过和自己严酷的决斗,以求得透彻的悟达。有时需长时间断食,有时伏在荆棘上,或者在墓地以白骨为床,吃污秽的食物。

释尊奄奄一息,不能行动,周围的修行者甚至以为他死了。释尊的苦行十分彻底,激烈得无人能仿效。


释尊身体衰弱,惨不忍睹。他的肋骨和血管都凸现出来,皮肤各处伤口化脓,满身污垢,任须发、头发留得长长的,只有一双充血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

释尊苦行多少年,已到达极限,却没有悟达。

释尊自觉到,从极端的苦行主义无法得到自己所追求的悟觉,便停止了苦行。

舍弃了苦行的释尊站在尼连禅河岸边。在阳光映照下,两岸树木碧绿,随波荡漾。

他拖着沉重的双腿,蹒跚地走进河里沐浴。

河水使释尊那已经疲惫不堪、模糊不清的意识苏醒过来。他洗净苦行的污垢。重新出发。

可是,由于身体衰弱至极,想自行爬上岸都非常困难。好不容易上了岸,整理头发,这时有位名为善生(Sujata)的村姑递上乳粥。结束断食的释尊高兴地喝了下去。

他觉得全身充满了新的生命气息,休息片刻后,他逐渐恢复了体力,便重新踏上寻找悟达之路。

释尊渡过尼连禅河,走到菩提树下,盘腿而坐。

“不证得正确的悟达,我决不起身,哪怕是身体干枯!”

立下誓愿之后,他静静地闭上双眼。菩提树叶不时随风沙沙作响。而释尊一动也不动,澄思静虑。

据佛传所言,这时恶魔来诱惑释尊。诱惑的方法,各种佛传说法不同。其中一种说法很有意思,即恶魔对他表示关怀。“你太瘦了,脸色也不好,简直快要死了。再这么冥想下去,活的希望只有千分之一……”

恶魔先以生命濒临危机,动摇释尊生存下去的意愿,接着劝说,如果顺从婆罗门教义,不必遭受这些折磨,就能累积很多功德。还大谈释尊的所作所为没有意义。

这段佛传可能是象征释尊内心激烈纠葛的情绪。

释尊不知所措,心乱如麻。在体力消耗、衰弱之下,大概也涌现对死的恐惧感。何况从严酷的苦行中一无所获,难免会觉得现在的努力终究也将是徒劳无功。总之,对欲望的执着、饥饿、困倦、恐怖、疑惑都向他袭击而来。

魔,是使寻求正觉的人心迷乱,升起烦恼作用。有时会显现为执着于世俗欲望的心,或者会出现为肉体的饥饿和困倦,亦会变为不安、恐怖和疑惑来折磨修行者的心。

人被魔迷惑时,往往会找一个正当的理由,将挫折合理化。

然而,释尊看破那是魔,奋起生命力,扫除杂念,高喊:“恶魔,怯懦的人也许败给你,但勇士会战胜。我要努力奋斗。与其失败地活着,毋宁战死!”

于是,他的心重新恢复了平静。

寂静的黑夜笼罩着四周,满天星斗将澄清的光芒洒落地面。


克服了魔,释尊的心一片清爽。精神澄澈,犹如晴空,万里无云。确立了不动摇的境地,他的思绪穿越自身的过去。

想起迄今的人生,接着又浮现前世的一生。前两世、三世、四世,过去世陆续复苏,以至几百、几千世的片段。他的脑海里鲜明描绘出自己各个时候的姿态。进而思及无数次宇宙的成立和破坏。

释尊彻悟了,此刻在菩萨树下冥想的自己,从久远的往昔起一直处于生生灭灭的连续状态之中。

他觉知了三世永恒的生命。这时,长久以来深深沉积在心底的不安和迷惘消失了。终于找到自己存在的稳固根柢。

他感到无明的昏暗散去,智慧之光照亮自己的生命。如同从山顶俯看四方,他的境地豁然开阔。

释尊那澄澈的思绪又转向一切众生的宿命。

他胸中历历映现出芸芸众生生而死,死而生的情景,某人身世不幸,某人境遇幸福。

他凝聚一念,探寻原因。

背负不幸宿命的人们,在前世由于自己的行动、言语或思想犯下恶行,毁谤修行正法的人。而且基于自己邪恶的见解,做出邪恶的行为。因此,死后便背负着不幸的宿命重新出世。

与之相对,如果用行动、言语、思想行善,不诋毁修行正法的人,秉持正确的见解,行为正确,死后就会幸福。

现在世取决于过去世的宿业,而未来世也是由现在世的行为决定。

此时释尊已明白地觉知一切万象。在众生流转的生死中,他明察了俨然的生命因果理法。

不知不觉天即将破晓,启明星开始在东方闪耀。

就在那一瞬间……


曙光乍现、万丈光芒,释尊的睿智清晰地照亮了永恒不变的真理。他感到胸中电闪雷鸣。浑身激动得震颤,面颊通红,热泪盈眶。

相关文章 关于祈求与信仰 关于祈求与信仰 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在《青春对话》一书中,畅谈日莲佛法怎么看祈求与信仰。《青春对话》是一本献给青年的书。 “就是它!就是它!”

这一刹那,这一瞬间,释尊证得了大悟。

他的生命大门向宇宙敞开,感到自身从一切迷思里解放,自在悠游于“生命之法”中。这是生存至今第一次领会的境地。

释尊彻悟了。

大宇宙不断地演奏出变化与生成的旋律。人也一样,幼儿也会衰老,终将死去,再重新诞生。社会和自然也没有片刻静止。流转的万物万象必定因为缘而生生灭灭。没有任何事物能单独成立,一切都在空间与时间之间相互关联,“因缘而起”。并且,互为“因”、“果”,也互为“缘”,而“生命之法”,贯通其间。

释尊领悟了不可思议的生命实体。他确信,自己此刻领悟的法将无限地拓展人生。迫害、困难和逆境都不过是风前的尘埃。

他想:人们不知道此一绝对真理,误以为自己是单独存在。结果,这种错觉使人成为欲望的俘虏,远离了永恒不变的真理“生命之法”。而且,彷徨于无明的昏暗,堕于苦恼和不幸。

但是,无明是源于自身生命的迷惘。生命的无明正是诸恶的根源,是造成生老病死苦恼的要因。

因而,与己心之恶──迷惘、无明决战,就能打开人伦之道、永不崩坏的幸福之道!

远方,灿烂的朝阳即将扫进云雾,冉冉升起。那是人类幸福与和平的晓光。

释尊沉浸在法喜里,凝望被朝霞尽染的大地。


体会了法喜的释尊不久又陷入深深的烦恼之中。那是新的苦恼。他坐在树荫下思考了很多天。

“应不应该教说此法呢……”

他证悟的法不但从未有人听说过,更是不曾教说的无上大法。他光辉四射的生命世界和现实世界相距太遥远了。

人们惧怕病、老、死,欲壑难填,你争我夺,被苦恼折磨,就是因为不知道“生命之法”。然而,为众生说法,也许无人能理解。

释尊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孤独。这是只有获得此未闻之法的人才会感受到的“觉者的孤独”。

据佛传所言,此时恶魔也出现折磨释尊。这可以说是与己心之魔的战斗,魔要使他打消说法的念头。

释尊对于进行弘教,不知为什么不断涌出踌躇和困惑。他感到烦恼、迷惘。

魔,竞相钻进心的间隙,继续折磨成为佛陀的释尊。

绝不会因为是“佛”就成了特殊的存在。佛有烦恼,也有痛苦。既会得病,也会被魔诱惑。

由此可知,和魔不断地战斗、行动不止的勇士就是“佛”。反之,无论达到怎样的境涯,若把精进置诸脑后,那一瞬间信仰就被破坏了。

据佛传说,此时梵天(注4)出现在迟疑不决的释尊面前,恳请他普遍向人们说法。这可以说是象征释尊绝不后退的意志力,自觉使命,决心付诸实行。

他终于下定决心:“我去!有求道心的人会听吧!内心清净、污秽少的人会理解吧!到迷惑的众生当中去!”

释尊做出决断之后,觉得新的生命力如泉水涌出。这是一个如雄狮般伟大的圣者,为人类挺身而起的瞬间。

他走出树林,大步疾行。

这时,阳光灿烂,把天空、云朵、森林和江河,都染成金色。一阵清风吹过,树叶轻轻作响,彷佛是祝贺启程的喝采声。


注解:
1. 关于佛灭年代:据说有关释尊入灭的年代,有百余种说法。近代渐以纪元前四、五世纪说为主,是因为由阿育王碑文大致确定了阿育王即位之年(纪元前268年前后)。但关于阿育王的出现也有佛灭后百年说和二百年说,因而具体的佛灭年代犹有诸说。日莲大圣人把在世时代作为“末法之始”,是采用了当时的定说,即《周书异记》说。

2. 蓝毗尼:释尊诞生地。在今尼泊尔南部靠近印度的伯斯蒂(Basti)地方。1896年12月,从该地方寺院掘出阿育王石柱。据碑文记载,阿育王即位二十年,为纪念释尊在这里诞生,亲临此地,并建立石柱。由于这一发现,从历史学方面也证实了释尊的存在。

3. 密行:秘密修行。指不为人知,秘密进行的佛道修行、善行。大众不能察觉罗睺罗微细的戒行,所以叫密行第一。

4. 梵天:是婆罗门教最高原理梵(Brahman)的神格化。梵天是娑婆世界之王,在佛教里,和帝释天一样是守护进行正法的诸天善神。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