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莲

4008

热门

一位艺术家画的日莲画像(©圣教新闻)

国际创价学会(SGI)会员信奉日莲(1222-1282)所创立的佛法。日莲在日本的社会及宗教史上扮演了独特角色,他敢于对日本各大佛教宗派及国家权贵显要直言不讳,另一方面,从他写给弟子们的书信中可得知,他在性格上是个古道热肠、人情味十足的人。正是出于他对一般民众的深切关怀,他才坚守立场,严厉对待当时有腐败、欺压百姓倾向的社会制度。

古代日本的封建社会以服从权势为重,日莲在这样的社会受尽镇压迫害,渡过了坎坷的人生。他为传扬《法华经》的教义奉献一生,期待透过此教义,为人解开苦恼的枷锁,同时亦为建设以民众的尊严为基础的平等社会,制造必要的条件。在现今社会,SGI及其会员的活动,亦遵照相同理念展开。

幼年时代

日莲出生在13世纪日本的一个沿岸小村落,家庭以捕鱼为业,在当时阶级分明的社会属于最底层。12岁时在当地一所寺院清澄寺学习,16岁时正式剃度出家。日莲从家乡乡民困苦的生活中,体会到民众处境的艰难,为此牵肠挂肚。这是驱使他从诸多佛典中寻找佛教真义的一大动力。他在一篇写给门下弟子的书信中表示,自己自小就“愿作日本第一智者”。

出家后,日莲开始深入钻研各佛教宗派及各佛典,足迹遍布尔日本各大名剎及佛学中心。

传教而受迫害

日莲32岁时回到清澄寺,于1253年4月28日开坛演讲,以公布他的研究成果。他宣称释迦牟尼所悟得的真理,尽包含在《法华经》中。他将此定义为“南无妙法莲华经”,指明这是众生成佛唯一之道,从中否定了当时的主要佛教宗派。

相关文章 SGI和平足迹 SGI和平足迹 国际创价学会(SGI)的和平活动可追溯至1957年,当时正逢国际间的冷战局势最紧张之际,创价学会第二任会长户田城圣在日本横滨出席一场有5万名青年会员的集会上,公开呼吁禁止核武器。 此举触怒了这些宗派的僧人及其门人,其中许多是掌控权势的政府官员。由那时起,日莲一直遭到骚扰及迫害。

1260年,一连串的天灾酿成无数伤亡及病患,针对这社会现象,日莲书写了他著名论著《立正安国论》。他强调,基于《法华经》的信仰,敬重生命的尊严,完善人格,国家社会才会和平安稳,免受天灾人祸所害。日莲如此解释他为何直言不讳:“何能见佛法衰微,不起哀惜心情?”

他把论著呈交日本当时最高政权,要求与各佛教宗派代表进行佛学辩论。日莲的要求被拒,他本人也被流放到伊豆半岛。日莲之后也多次提出相同的要求,却无一被接受。

重大转折

描绘日莲被流放到佐渡时,遇到大雪的19世纪作品,由歌川国芳所画(照片来自公有领域)

被流放后的数年,日莲驳斥并推翻了其他教派学说,招来这些教派及政府官员一波接一波的迫害,这包括遭埋伏,受武器攻击,被流放,甚至还几乎在龙口(地名)被斩首。根据日莲本身的叙述,当刽子手手上的剑即将落下的一刻,天际划过一颗发光体,在场的官员感到震惊不已,最终决定取消处决。在那之后,日莲被流放到荒凉的佐渡岛,在衣食住行极度简陋短缺的情况下,继续说法传教,撰写论著,写信鼓励弟子们。

安然跨越龙口的难,此事对日莲具有非凡意义。他以凡夫之身,展现了佛的本质,怀着宣扬南无妙法莲华经的使命,为众生明示挣脱苦难束缚的根本之道。日莲开始为信徒图绘御本尊

入居身延山

1274年,日莲被赦免回返鎌仓。那是日本的政治中心。他第三次劝谏国家政权舍弃错误的思想与学说,但他的忠言依旧被当成耳边风。日莲于是决定离开鎌仓,在身延山山脚一带定居。他开始培养弟子,确保在自己身后他们会继续宣扬其教义。

相关文章 《法华经》中的宝塔,生命中的宝塔 《法华经》中的宝塔,生命中的宝塔 在写给一名信徒的信中,日莲论及这宇宙至高的法则到底存在何处。诚如日莲所写的:“持《法华经》之男女,其身之外,别无宝塔也”(〈与阿佛法师书(阿佛房御书)〉《日莲大圣人御书全集》1371页),那其实是在人人生命深处。 在那期间,日莲的弟子致力于传教,迎来许多人皈依日莲的教义,迫害的矛头开始指向这些弟子。1279年,20名弟子被冠上莫须有罪名遭逮捕。他们受到严苛的拷问,被逼迫放弃信仰,其中3名还被处决。

这些都是俗家农民弟子,即使面对要被处刑的恐吓,信仰还是嵬然不动。这事件让日莲相信,在他过世后,他的教义会流传到未来。

不久后,日莲完成其一生使命,于1282年10月13日安详逝世,享年61岁。他高举以人类尊严至上的哲学,为众生确立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的修行,敞开摆脱苦恼的幸福之道。

相关文章:池田会长著作“关于日莲”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