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田大作生平簡介

池田19歲時 池田19歲時

池田大作在1928年1月2日誕生於日本東京,一家以海藻業營生,在八名子女中排行第五。池田生長的年代,是日本在軍政府的領導下舉國往戰爭路線發展的時期。1937年,日中戰爭正式爆發,其長兄喜一被徵召入伍,其後三名兄弟亦相繼出征。不幸陣亡的喜一,曾經訴說他如何厭惡日軍對中國人民的所作所為,令池田留下刻骨銘心的印象。

四十年代日本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池田正值少年時期。他家園兩次在空襲中被毀,還切身經歷了1945年3月9至10日喪生了十萬人的東京大空襲悲慘戰禍。

戰爭結束後,日本一片混亂,池田在這種情況下遇到佛教徒團體創價學會會長戶田城聖(1900-58)。在戰時因為反對軍政府政策而遭身陷囹圄兩年的戶田,當下正在重建創價學會,那是他與同為教育家的牧口常三郎(1871-1944)在1930年一起成立的組織。創價學會因戶田與牧口在戰時被軍政府逮捕而瓦解。戶田深信,把焦點放在每個人內在無限潛能的日蓮佛法,是變革日本社會的關鍵。

池田於1947年加入創價學會,全心全意支持戶田和他的理想。池田視戶田為人生之師,在其私人授課下完成教育。在戶田所經營的公司瀕臨倒閉時,池田傾力幫他管理生意,後來又在創價學會中扮演關鍵角色,協助學會員人數由1951年的3,000戶,增加至1957年的750,000戶。

創價學會會長

 在青年部幹部會上(1955年6月) 在青年部幹部會上(1955年6月)

在戶田逝世兩年後的1960年5月,當時三十二歲的池田繼任為創價學會會長。就任之後,他率先出國訪問,以鼓勵居於海外的創價學會員。在美國和隨後數年訪問的多個國家,池田成立了促進會員間更頻密交流、協助他們活動的組織結構。就任會長的首四年,他先後訪問了南北美洲、歐洲、亞洲、中東和大洋洲,開始奠定海外組織的基礎。如今,學會員已遍布世界192個國家和地域。

在這些海外訪問中,池田也開始計劃成立一系列文化機構,來促進學術文化交流及研究和平的。他所成立的機構中包括東洋哲學研究所(1962)、民主音樂協會(1963)、東京富士美術館(1983)、 波士頓二十一世紀中心(1993)(後改名為池田和平、教育、對話中心)及戶田紀念國際和平研究所(1996)。

戶田與牧口同為教育家,在生時力圖實踐牧口所提倡的價值教育學理論。池田矢志把先師理想付諸實行,先後創辦了東京創價學小學和高中(1968)、創價大學(1971)及美國創價大學(2001)等一系列教育學府。這些學校公開給一般民眾就讀,招生不問宗教信仰,授課不灌輸任何宗教思想。池田希冀建設一個以人為本的教育系統,多年來耕耘不輟,創辦這些學校是其中的主要一步。他本身曾經形容教育是他畢生的最終事業。

池田於1965年開始執筆長篇連載小說《人間革命》,內容描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其恩師戶田城聖於出獄後重建創價學會的艱苦奮鬥。小說的開端寫著:「沒有比戰爭更殘酷!沒有比戰爭更悲慘!沒有比被愚蠢的統治者牽著鼻子走的國民更可憐!」簡潔且嚴厲地譴責戰爭和軍國主義,明確地道出了SGI運動的目的。

1968年9月8日,池田出席創價學會學生部大會,在二萬名會員之前致辭呼吁日中邦交正常化,詳述達成這個目標的具體步驟。當時,中國在日本國內仍被許多人視為敵國,在國際社會上也受到孤立。池田的倡議遭到非難,但同時也引起了懇願兩國改善關係之人的注意,其中一人是中國前總理周恩來。

 在中國會晤周恩來總理(1974年12月) 在中國會晤周恩來總理(1974年12月)

在七十年代,蘇聯、美國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極度緊張,來自核武器的威脅籠罩全人類。池田在1974年和1975年訪問了中國、蘇聯和美國,先後與周總理、前蘇聯總理柯西金(Aleksey N. Kosygin)和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會晤,努力打開僵局,尋出新的溝通渠道,以阻止戰爭爆發。

池田致力對話,對此抱有金石不渝的信念,這是他和平哲學的重心。他跟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政治和藝術等各界代表會晤和交換意見,而這些尋求共通點的會談內容,許多經已被出版成合著的對談集,話題包羅萬有───歷史、經濟、和平研究、天文學、醫學等不勝枚舉。曾與池田出版對談集者包括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Arnold Toynbee)、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神學家科克斯(Harvey J. Cox)、未來學家亨德森(Hazel Henderson)、巴西人權運動領袖阿塔伊德(Austregesilo de Athayde)、中國文豪金庸及印尼伊斯蘭教領袖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等。

池田在七十年代的活動,反映出他如何看待日蓮佛法在社會上擔當的角色──絕對要使民眾得到幸福,他的視野并不受「信仰只是一種精神活動」的狹隘觀點所局限。對於池田來說,日蓮佛法是積極融入現代世界和社會,積極面對其中一切挑戰的人生哲學。

SGI會長

在意大利與當地會員相聚(1981年6月) 在意大利與當地會員相聚(1981年6月)

1975年1月26日,來自五十個國家和地域的創價學會員在關島聚集,以池田會長為首成立了國際創價學會(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SGI)。關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血跡斑斑的戰場之一,選擇該地為會議地點,是作為展開新的和平運動的象徵。

從那時起,SGI一直發展成今日由九十三個國家和地域的成員組織組成的全球網絡。除了教導日蓮佛法的哲理和實踐之道,各地的SGI組織也在當地社會展開以促進和平、文化和教育為目標的活動,其中包括主辦有關建設和平文化、廢除核武器、可持續發展和人權等課題的大規模國際性公開展覽。

在東京鼓勵SGI青年會員(2006年7月) 在東京鼓勵SGI青年會員(2006年7月)

池田於1983年開始,每年皆於SGI創立紀念日的1月26日發表和平倡言。這些倡言論述了他對人類面臨種種問題的觀點,提出了以佛法思想為基礎的解答和對應。例如,他多次提出加強聯合國機能的具體建議,包括提高民間社會的參與權,因在他看來,這是建立和平世界的必要條件。其倡言也一再強調,對話是打開世界情勢各類僵局的重要途徑。

除了本身的戰爭經歷之外,池田投身和平的另一原點,是戶田於去世前一年(1957)發表的《禁止原子彈氫彈宣言》。戶田指斥核武器為魔鬼化身,堅稱必須嚴加譴責核武器的使用,那並非從意識形態、國家或種族的立場,而是立足於全人類不可剝奪的生存權這個普遍層次而言的。為了將這思想宣揚於世,池田不遺餘力地提高民眾意識和在基層社會展開反核運動,致力廢除這最不人道的武器。

在美國哈佛大學的演講(1983年9月) 在美國哈佛大學的演講(1983年9月)

池田於1974年應邀在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學院發表演講,翌年在莫斯科大學以「東西文化交流的新道路」為題進行演講,在席上並接受了該大學頒授的名譽博士學位。這些榮譽標誌著他在推進文化交流、教育、和平方面的貢獻,已開始獲得世人的肯定和贊許。在八十和九十年代期間,池田應邀在亞洲、美洲和歐洲約三十所大學發表演說。他的演講立足於佛法的觀點,同時考慮到有關國家獨自的文化、知識和歷史背景,探討教育、文化交流及和平等主題。世界各地學術機構頒授給池田的名譽博士學位和名譽教授榮銜,為數已超過三百。他的和平著作,現時在阿根廷以至美國等國家被選為大學課程教材,更有超過二十間研究所致力研究其哲學。

池田思想的重要信條是生命的根本尊嚴,把這視為恆久和平及人類幸福的關鍵是其中的特點。他認為要達成世界和平,最終是看每個人內心的變革,而非單靠社會和組織結構上的改革。他深信這條看似漫長的路,是構築恆久和平文化的唯一途徑。

在其代表作《人間革命》中,池田精簡地表達了這個想法:「一個人偉大的人性變革,將能轉換一國甚至全人類的宿命。」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