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兄弟──為時尚設計合乎道德的未來

井上聰、井上清史 丹麥、英國

157

熱門

井上聰井上清史這對兄弟是國際創價學會(簡稱:SGI)會員,兩人成立了「井上兄弟」(The Inoue Brothers)設計與美術工作室,他們說:「時尚不能被大量生產」。採訪中,井上兄弟分享了他們的自創品牌背後的概念及對未來時尚界的期望。兩人熱愛日本文化的感性以及北歐文化的簡樸風格,於是於2004年設立了「井上兄弟」,把兩個文化融合起來,將之稱為「北歐-亞洲設計」。

左為哥哥井上聰,右為弟弟井上清史(© Lennert Rog)左為哥哥井上聰,右為弟弟井上清史(© Lennert Rog)

你對工作抱著怎麼樣的理想,是甚麼藝術或社會因素在推動著你?而你的靈感又來自哪裡?

聰:我們的父母是日本人,我們從小在丹麥哥本哈根長大。在70年代,丹麥的外國移民人數不多。

清史:從小到大,我們感到一家都是「外籍人士」。我們的外表和當地人不同,父母面臨了語言不通、文化差異、種族歧視等問題。因為這樣,我們自然而然與來自不同文化、種族背景的人相處融洽,彼此成為了朋友。

相關文章 從事心靈的設計 從事心靈的設計 雷切爾與馬西莫‧馬拉齊  澳洲/瑞士 馬西莫‧馬拉齊 以下訪談乃個別進行。 請問您在工作方面個人的堅持和原則為何? 馬西莫:盡我所能的去滿足客戶在設計上提出的需求。 雷切爾:建築設計需要耐力。從設計到看到成品,往往是一項經年的漫長工作,有時甚至看不到結果。所以為了使自己充分享受這份工作,我最基本的原則就是 聰:我們的父親叫井上陸夫,是一位玻璃藝術家,於1993年去世。母親叫井上彩月,當時在日本航空公司上班。因為當時藝術家沒有甚麼收入,家計需要依靠母親不多的薪水來維持。

由於來自收入較低又是外國移民的家庭,我們與被邊緣化的人有一種強烈的認同感。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們便明白到人與人是不分彼此的,國界、社會地位、種族是無法將人類分化的。這種對事物的看法,是從父母身上學習到的,我們也因此察覺到,世界上不公平及遭歧視的事處處可見。

我們的父親

清史:父親在世時,特別關心社會公義與讓一般民眾自強等課題。他曾去南非參觀一場展覽會,那時候的南非正在實施種族隔離政策。我們清楚記得,他回國後眼含淚光地告訴我們他親眼看到人們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井上兄弟和秘魯南方普諾省的牧人合影(© Lennert Rog)井上兄弟和秘魯南方普諾省的牧人合影(© Lennert Rog)

父親一直相信藝術是為大眾而有的。比起被達官顯要稱讚,藝術的存在更重要的是能在一般民眾的內心激起希望和勇氣。他諄諄教誨地說,藝術及文化若無法對社會作出貢獻,就毫無存在的價值。他常說:「在自然界中,萬物都是宇宙奏響的和諧旋律的一個音符,互相調和。雖有適者生存一說,但萬物中沒有貴賤之分。就算是微小的昆蟲或植物,也在整個共生環境中扮演其獨一無二的角色。」

相關文章 戰勝聽覺障礙,開拓勝利天地 戰勝聽覺障礙,開拓勝利天地 羅盛堂  台灣 我由一歲開始就幾乎失去了聽覺。父母帶我去求醫,但醫生無法診斷出原因,令我父母感到非常震驚。他們不知如何將我撫養成人,對我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為了想讓我有個幸福的未來,他們決定入信日蓮佛法...... 聰:父母是虔誠的佛教徒,兩人皆為SGI的會員。他們是丹麥最早期的佛教徒之一,我們從小就看著父母勤勤懇懇和別人分享佛法,以助人為快樂之本,對佛教思想與價值觀可謂耳濡目染。

再美麗的事物,也不外乎是這無常塵世的短暫存在。美學應該展現生命的内在美,那是歌頌生命的手法,也是内在的精神世界,與外在的物質世界互動而創造的結晶。

父親經常和我們分享日蓮的著作《御書》,教導我們愛護自然、與其共存的重要性。還記得他說:「世事無常,一切彷彿過眼雲煙。再美麗的事物,也不外乎是這無常塵世的短暫存在。美學應該展現生命的内在美,那是歌頌生命的手法,也是内在的精神世界,與外在的物質世界互動而創造的結晶。大自然是生命最終的教師。」

除此之外,父親也教導我們說,世上的一切都是來自地球的恩澤,自然界中沒有全黑的東西,大家只是呈現出不同濃度的灰色調而已。萬物的色澤,全是陽光的反射而產生的。

清史:在80年代,SGI會長池田大作多次到訪歐洲,父親每次都十分積極安排行程。他在聰15歲、我12歲時逝世。雖然父親英年早逝,但是透過了與他的人生導師池田會長之間的關係,教會了我們擁有一名偉大人生導師的重要性。我們相信,無論自己屬於何種宗教信仰,如果能得到一名導師鼓勵及啓發,讓人生發揮最大價值,那是多麼幸運的事。我們與父親擁有同一位導師,為此感到榮幸,心懷感激。

經營理念

聰:2001年,我們決定成立自己的設計公司。池田會長的歷史小說《人間革命》給了我們很多這方面的靈感。小説内容描述其恩師、創價學會第二任會長戶田城聖的一生。我們讀了小說之後,學習到戶田會長如何經營他的生意。戶田先生劃時代的經營模式不以利潤為先,而是以造福社會為主要目標。這篇小說一直是我們的經商手冊。

井上聰(© Lennert Rog)井上聰(© Lennert Rog)

清史:我們的經營方式注重直接交易,相信這將是未來的行商方式。這是有道德的做法,我們所重視的是繞過所有仲介、代理商及批發商,與所有供應商及客戶直接保持聯繫。如此我們就可以與在生意上有關聯的人直接保持聯繫。我們相信這種做法是對人的至高尊重,已超越了公平交易的傳統概念。

聰:那是因為有仲介成本就高,對消費者即我們的顧客而言,那是一種負擔。同時,這樣也可以確保供應鏈中最尾端的人,可以得到盡可能最高的利潤。在現代的工業化社會,這些人經常是被剝削的一群。

清史:我們的做法很簡單,那就是以「商業活動促進自強」。在這個世界上,大家重視經濟發展的持續及成本的降低,重視的程度遠遠超過嘗試讓人類與自然界達到平衡的可持續性發展思考方式。

井上兄弟設計的服飾(© 井上兄弟)井上兄弟設計的服飾(© 井上兄弟)
井上兄弟設計的服飾(© 井上兄弟)井上兄弟設計的服飾(© 井上兄弟)

現代企業「越多越好」的觀念,造成了無形的貪念,而這貪念又導致一種視剝削環境和人為理所當然的自我毀滅邏輯。這種觀念就是造成大量生產的原因。大量生產可以大幅度壓低價錢,為頂端企業家這一小部分人帶來龐大的財富。

透過這種有道德的生產過程,我們希望讓眾人重新認清,什麽才是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希望為消費者提供另一種消費方式,並且支持無須妥協人類價值和品質的經商模式。與其鼓勵大量消費以滿足投資者,我們更注重於提供耐久的產品,給顧客更高素質的品牌體驗而不是只讓他們嚐到潮流上的膚淺甜頭。

你們大部分的工作似乎都在與不同社區、族群的人合作,其中有原住民也有高級時裝設計師。請問有哪方面的合作?這些合作機會是如何出現的?

秘魯的羊駝(© 井上聰)秘魯的羊駝(© 井上聰)

聰:2006年,一位就讀於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好友正在寫關於南美洲羊駝產業的論文。内容主要探討羊駝毛作為一種優良的材料卻難以打入國際市場的原因,及為何伴隨羊駝生活的牧人是南美洲最窮的一群人的原因。他邀請我們與他一同去玻利維亞進行考察,看看我們是否可以從設計師的角度,對問題提出不同的見解。

我們從玻利維亞出發,來到秘魯,去尋找世界上最好的纖維,最終與秘魯南部普諾(Puno)省帕科馬爾卡(Pacomarca)牧場達成協議,建立了夥伴關係。

清史:帕科馬爾卡是一所研究機構,主要目的為解決在過去30年,安地斯地區高級纖維產業逐漸沒落的問題。偏遠地區環境惡劣,居住在那裡的原住民遭政府忽視,也得不到教育團體的支援,他們傳承已久的風俗習慣、文化及生活方式也因此受到嚴重打擊。在秘魯,有超過五百萬名原住民的生活低於貧困標準,他們是全國最窮的人。

羊駝毛(© Lennert Rog)羊駝毛(© Lennert Rog)

帕科馬爾卡為牧人開辦講座,教導他們修剪及整理羊毛的基本技巧。有了能力就可從原有的牲口上爭取更多盈利,儘管沒有花錢購買昂貴的用具,牧人們的收入增加了百分之25。

這可不是單方面的慈善活動,而是一個雙贏的情況。因為我們與帕科馬爾卡合作,如今國際市場上才出現最高品質的羊駝毛。羊駝牧人的生活,以及他們堅忍不拔的精神鼓舞人心,在他們的身上,我們見到自然界無可取代的價值,也感受到符合人本主義的生活方式所擁有的豐富價值。

聰:由2011年5月起,我們也與日本東北區域的人合作。311東日本大地震導致的海嘯重創該區域。

當天發生的一切我還記得很清楚。當時,我人在歐洲,一大清早約7、8點時,我開始接到電話與訊息,告訴我快看新聞。一見到電視上的影像,我感到無比震驚。

過了幾分鐘之後,我弟弟清史從倫敦給我打了一通電話,問說:「哥,你有在看新聞嗎?我們必須做些什麽,無論怎樣都要盡力幫忙。」之後,我們陷入了沉默,眼睛離不開電視上情況不斷惡化的畫面。

清史:兩個月後,我們去了日本。

相關文章 不為核電事故所敗 勇展勝利英姿 不為核電事故所敗 勇展勝利英姿 中野泉  日本 我家位於福島縣雙葉郡,離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僅四公里遠。上班的地方也位在核電廠的二十公里範圍內。3月11日當天,地震和接踵而來的海嘯導致核電廠內三個反應爐的爐心溶解,所有居民被令疏散,我和丈夫兩人...... 到達日本之後,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麽。我們只是抱著無論如何也要貢獻些什麼的堅強決心,跳上飛機。我們開始打電話聯絡朋友及工作夥伴,約他們見面,尋求指導及意見,看看有什麼辦法為東北的人民提供支援,或製作就業機會。

聽到有幾家日本品牌和零售商在這嚴峻的時刻,取消與東北地區的訂單,我們感到痛心疾首。我們得知東北盛產紡織品,紡織是當地的傳統工業後,推出一系列設計簡單的圓領汗衫,讓一些仍然可以運作卻接不到訂單的工廠生產。至今,我們持續與東北的人們合作,並且不斷增加產量,希望能夠藉此支持該地區。

井上兄弟(© Lennert Rog)井上兄弟(© Lennert Rog)

請問你們對「井上兄弟」這個品牌的未來抱著什麽想法?

聰:我們很清楚時尚界是一個非常複雜及殘酷的產業,我們只是一個小角色。「井上兄弟」會全力以赴,成為能影響大企業的品牌,推動他們採納一種經商模式,將人的權益及社會變革看得比利潤及經濟成長更重要。

清史:美好的是,從事這樣的工作讓我幹勁十足!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