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食譜

江協易 台灣

171

熱門

台灣創價學會會員江協易在台北君悅飯店擔任主廚,他在此回顧創造事業佳績前,嘗過的酸甜苦辣。


江協易炒菜時,熊熊烈火從瓦斯爐中冒出

從小我跟著母親一起參加國際創價學會(SGI)。然而,升上高中後的我變得叛逆,讓家人非常擔心。母親總是耐心地鼓勵我要持續修行佛法,然而我總是左耳進、右耳出。

2001年,進入位在台北的君悅飯店擔任廚師。工作3年後,跳槽到其他餐廳。新餐廳的薪水雖然比君悅高,但營運情況並不穩定,加上我愛玩車、玩音響,22歲時即負債150萬(折合約5萬美金)。

直到此時,我才深深明白母親的鼓勵意義有多深,於是我重新回到佛法的軌道。我認真唱題祈求,正視自己問題的根源,努力轉變。5個月後,得以順利重返君悅工作,薪水還是之前的兩倍。不但順利解決負債問題,後來更有能力購置新房。

2009年,我發生嚴重車禍,左腳傷勢嚴重,差一點被截肢。開刀過程中,母親與許多SGI會員全程為我唱題祈求。大家的真心付出讓我非常感動,立下決意要成為帶給他人幸福的人。

原本主治醫生評估我至少要進行10次手術,且很有可能會引發感染,終生無法久站。幸而後來我只進行7次手術,傷口完全沒有感染。在進行完最後一場手術的一個半月後,即能夠下床走路,很快地順利出院。

小任務大道理

江協易

我滿懷熱情重返職場,但此時卻遇到更大的挑戰。宴會廳內共有5個爐子,按照資歷我原本負責第三爐,但復職後已被其他廚師取代,我只能到處打雜。廚師工作繁忙需要久站,讓我的腳總是疼痛不已。此外,面對他人的眼光,內心的壓力難以言喻,讓我很想要放棄這份工作。

此時,母親鼓勵我:「無論多麼不起眼的工作,都要全力以赴!」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的態度,放下身段,懷抱「別人不願意做的我都能做」的心,成為支援同事最強力的後盾。

長達兩年的時間,我從最簡單的洗碗、切菜開始,逐一認真學習。因為SGI的培育,讓我能夠重視第一線、貫徹幕後奮戰。得以在不起眼的工作中,發現精進的奧妙,這段打雜的經驗反而成為讓我徹底接受磨鍊、脫穎而出的契機。並從中體會到在廚房中的每個環節,都會成為影響食物味道的重要關鍵。

用心聆聽

相關文章 「變毒為藥」的信心 「變毒為藥」的信心 林詩盈  台灣 我們家認真信仰日蓮佛法的一個契機,是因為1997年的夏天,爸爸經營二十多年的室內設計公司,在一夕之間被人縱火,整棟大樓全部燒毀,不但蒙受嚴重的財物損失,樓上跳樓逃生的住戶,以及把大樓租給我們的房東都想要告我們,跟我們索賠。那個時候我們陷入困境不知所措,媽媽只好每天努力唱 2012年,負責第二爐的資深師傅離職,我主動向主廚爭取機會。一開始主廚並沒有答應。後來,他看到我凡事積極主動,終於同意。經過一年磨鍊,我的表現受到肯定,順利晉升為副主廚。

接任副主廚之後,我在工作上開始挑戰許多嶄新的嘗試,首先是客製化菜單。飯店宴會廳的菜單通常是固定的,無法隨客人喜好調整,但我決心強化與客人的溝通。在我看來,飯店業有許多傳統,但時代不斷進步,所以我們不能停止學習及發展。

與客人溝通並傾聽他們的意見後,我們嘗試結合不同國家的料理方式、更換食材、加強托盤美感。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宴會廳的滿意度不斷提高,我們更創下飯店最高營業額的紀錄。

凝聚向心力

廚房工作環境悶熱又辛苦,同事間很容易起衝突。過去出菜大家總是各做各的,最後再結合起來。但我決心要打破這種方式,出菜前、後我都會召集大家開會,事先明確各部門的責任與分工,強調每個人都肩負重要使命。結束後,除了檢討並感謝大家的努力。透過對話,團隊的向心力提高,大家都慢慢地找到成就感。

2015年9月我被擢升為宴會廳主廚。2016年3月,我獲選為飯店的年度最佳經理人。在該年5月,我們承辦總統府宴請外交使節的重要國宴。

SGI會長池田大作說:「經過困難的磨礪,我們的生命就會閃耀著福德的光輝。未經磨礪的寶石,無論多麼貴重,也是黯淡無光的。這道理也適用在我們身上。」回想一路走來,感謝母親一路以來的鼓勵,感謝SGI教導我如何將逆境的「毒」轉變為成功的「藥」。

<消息來源:2016年6月3日台灣創價學會刊物《創價新聞》;照片來源:江協易>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