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一封信──「媽媽,你是我生命中的太陽!」

臼渕榮子 日本

1781

熱門

臼渕榮子(中)與丈夫和兒子臼渕榮子(中)與丈夫和兒子

2010年10月2日,是我人生中最高興的一天,我做夢也沒想過會感受到這樣的喜悅!這天是我次子正士的大喜之日,婚宴上,他讀出為我和丈夫寫的一封信:

「年幼的時候,因為父母我總覺得自卑。每年在家長教師日那天,在學校見到雙親時,我一點也不開心,更感到尷尬。」

我完全理解正士的難堪,因為我和丈夫都是殘障人士。45年前,我被診斷為患有肢帶型進行性肌肉萎縮症──這種遺傳性肌肉疾病,會削弱四肢的肌肉,直到肌肉沒有絲毫力量。這個疾病沒有辦法治療。而我丈夫的右腳因為惡性骨肉瘤(原發性骨癌)已被切斷,需要用柺杖來輔助走動。

相關文章 構築起堅實之路 構築起堅實之路 弗雷德里克・胡爾特曼  瑞典 厭食症,憂鬱,瑞典,心理醫生,SGI會長池田大作,墨跡測驗,斯德哥爾摩,南無妙法蓮華經,唱題,國際創價學會,御本尊,日蓮,御書,歐洲,瑞典國王,日本,師弟不二,破產 正士的信繼續下去:

「每天,我一定要幫忙做家事。當我的朋友下課後可以隨心所欲地去玩時,我不得不直接從學校回家,準備晚餐給家人。」

我記得正士出生時,我四肢肌肉退化至連自己的孩子也抱不起來,只好仰賴丈夫用奶瓶餵正士喝奶。後來,我的四肢惡化到再也做不了任何家事的地步,因此家事全由我的孩子負責。

正士繼續讀到:

「有時我甚至希望自己不是出生在這個家庭。不過,妻子的話,卻徹底地改變了我的想法。有天,她對我說︰『你的爸媽深深打動了我。他們太好了!為了彌補他們身體的殘缺,他們用更多的愛來養育你──比其他任何父母還付出的更多。我打從心底感受到的這一點。』當我聽到這些話時,心中隱隱作痛。我發現自己原來這麼愚蠢。我總算看清這些年來自己盲目不見的事情。我回想童年,在成長過程中從來不缺任何東西。其他小孩擁有的東西,我也都有。父母買給我新的書包、單車、電子遊戲,甚至還帶我去兒童樂園。對!他們的愛是如此『浩瀚』以至於我身在福中不知福。」

當正士讀出他的信時,我想起自己對於父母親的感覺。當時我剛滿二十歲,卻已不能再行動自如。我恨母親遺傳了這種疾病給我,甚至想過要自殺。我問自己︰「還有活下去的意義嗎?」正當我差不多放棄生命之際,我經人介紹認識了日蓮佛法

相關文章 戰勝聽覺障礙,開拓勝利天地 戰勝聽覺障礙,開拓勝利天地 羅盛堂  台灣 我由一歲開始就幾乎失去了聽覺。父母帶我去求醫,但醫生無法診斷出原因,令我父母感到非常震驚。他們不知如何將我撫養成人,對我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為了想讓我有個幸福的未來,他們決定入信日蓮佛法...... 之後我漸漸地改變了。創價學會會員的溫暖,更重要的是,SGI會長池田大作的指導,完全改變了我對生命的心態和看法,並改變了我的人生。這可用一句話來概括:「佛法論勝負,人生亦如此。」無論我贏或輸,我所做的一切,包括結婚、生下兩名孩子、參加座談會、購物,都是全力以赴地認真奮鬥。唱誦南無妙法蓮華經佛道修行,是我一切行動的根本,包括撫養孩子。

今天,我是日本肌肉萎縮症協會石川縣支部長、看護職業培訓學校的講師,也是金澤市殘疾人士委員會職員們的顧問。

感謝在我婚前有當過助理護士的工作經驗,同時,作為一個殘障人士,我同時能理解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感受。我終於找到一個只有自己才能完成的人生使命。這就是我繼續活著的意義。

正士給了我們以下的話,來結束他感人的信:

相關文章 自覺使命,再攀高峰 自覺使命,再攀高峰 李俊鳴  澳門 2004年骨痛加劇,痛楚難以形容。不能下床,連基本唱題也辦不到,只有不停地打止痛針,但仍無濟於事。6月,我決定往香港,約見曾醫治三叔的骨科醫生,做了僵直性脊椎炎B27驗血測試。後來,驗血報告呈陽性反應,確認了我的病就是「僵直性脊椎炎」...... 「我對父母的感激之情不能以筆墨來形容。我很高興誕生到這世上。感謝媽媽,帶我來到這個精彩的世界!感謝爸爸,常陪伴媽媽左右……媽媽,你是我生命中的太陽!」

我流淚不止。喜悅的淚水潸然而下,在我心裡,我知道,我勝利了!

<消息來源:2011年1月號《大白蓮華》;翻譯:國際廣報局>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