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的《法華經》講義

793

熱門

──摘自《法華經方便品‧壽量品講義》

提到《法華經》,在我腦中,接受恩師戶田城聖先生講解的情景,便會如一幅名畫般,鮮明地浮現。

戰後,戶田先生重建被軍部政府彈壓而瀕臨崩潰的創價學會,是從為少數會員講述《法華經》講義開始。

我身為第七期的聽講生,聆聽戶田先生的講解是在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三日,虛歲二十一歲的秋天,在西神田的舊本部。

相關文章 法華經的智慧──論二十一世紀宗教 法華經的智慧──論二十一世紀宗教 池田會長與創價學會教學部門資深會員,以法華經的智慧為題,展開一場精闢的討論。文章摘要選自《法華經的智慧》系列叢書。《法華經》是教示人們如何以這如宇宙般廣大的「心之秘寶」,去戰勝無能為力的感覺。它告訴人們以宇宙的大生命,度過朝氣蓬勃的人生,並教導我們變革自己,嘗試真正的探險…… 「噢!大家都到齊了!」當時至少也有五、六十人吧!先生目光炯炯地環視只有兩個房間大的狹小會場,咳了一聲,侃侃而談開始講解。

瞬間,我恍如觸電,張目而驚嘆不已。被戶田先生從生命所迸出的深邃思索、強烈的大確信、關懷世界與人類的慈悲呼籲所感動。

而且,先生的講解絲毫沒有故弄玄虛之處,是淺顯易懂、明快的諄諄教誨。其中有淵博真理的光輝、周邊生活的哲學和貫通浩瀚宇宙的法則。猶如令人屏息的劇本、愉快的音樂。不知不覺,我心中太陽昇起,眼前一片光明。

當晚,深受講解感動,久久不能平息,在日記寫下一首詩:

「啊!我為《法華經》之深遠偉大而驚嘆。
真正能救濟人類之道,不是只有《法華經》嗎?
是悟得宇宙與生命根源之法義,
教示全人類,追求最高人格和幸福的根本原理。
啊!我已二十一歲。
人生的出航,要如何思索,做何事,何為我幸福之泉源?
今日起要勇往邁進,
今日起要堅強地活下去。
要戰勝苦惱,在大法的生命中活下去。
真實的悲傷會鼓舞偉大的人生。
我現今自覺生命,踏在真實的大道上。」

──曾有人對先生淵博豁達的講義,深覺不可思議,詢問:「先生,何時學習這麼多的學問?」

先生微微一笑,回答說:「遭遇法難,在牢房認真唱題、學習所悟得的吧!雖說是八萬法藏,乃我身一人之事!」

這個講義,是戶田先生在獄中悟達佛法的精髓,由其偉大的境涯所產生的。

正像末的《法華經》

相關文章 關於日蓮 關於日蓮 這篇文章選自《新人間革命》的「立正安國」篇,為池田會長探討日蓮生平及思想的重要著作。正嘉二年(1258年)前後,一位僧人從鎌倉奔向駿河,雙眼佈滿憂慮。他就是日蓮。他探訪天台宗的寺院岩本實相寺。那裡藏有一切經典。日蓮翻閱一切經典,決心從經文和道理兩方面解明,天地變異、饑饉疫癘的根本原因,在於作爲人之根本的宗教的錯亂…… 後來,戶田先生擴大《法華經》講課,以「一級講義」的名稱,對新入信者開始方便品、壽量品的講解。

通過充滿光彩與確信的講解,不知不覺中將佛法的精髓深植於聽講者的心中。

戶田先生強調,雖同樣是《法華經》,但也依正法、像法、末法各時代的差異,有不同的表現。

印度釋尊為在世及正法時代的眾生述說二十八品的《法華經》。中國天台則是為像法時代的眾生述說《摩訶止觀》。而不輕菩薩是在威音王佛的像法時代對眾生述說所謂「二十四文字的《法華經》」。

戶田先生說:「如此雖然時代和表現方式都不一樣,所說皆是《法華經》。稱此為『各種的《法華經》』」。

那麼,「各種的《法華經》」共通之處為何?總結來說,即是教導:「任何人皆平等擁有成佛的可能性。」然而,表現形態上,釋尊與大聖人有很大的差異。

相關文章 一生成佛 一生成佛 這篇文章選自池田會長論訴日蓮佛法重要法門的《一生成佛抄講義》。何謂真正有深度的人生?何謂真實的幸福?日蓮大聖人佛法就是能建立永不崩潰的最高幸福境界,以及能讓自他皆能渡過無比崇高人生的希望宗教。無論是誰,都能成佛。能以此身成佛,而且一定能在一生之中成佛…… 釋尊以二十八品的《法華經》來教導,相對地,日蓮大聖人則是為了末法全世界民眾的成佛,將《法華經》的極理,教示為「南無妙法蓮華經」。

「法華取要抄」有如下教示:「日蓮捨廣略、好肝要,所謂上行菩薩所傳妙法蓮華經五字也。」

《法華經》之肝要的「妙法蓮華經五字」,亦即三大祕法的南無妙法蓮華經,才是合乎現今末法之時的《法華經》。戶田先生將此以淺顯易懂的名稱──「末法的《法華經》」來教導我們。

戶田先生為了救濟第二次大戰後喘息於塗炭之苦的民眾,展開了弘揚「末法《法華經》」的偉大運動。

「希望讓悲慘兩字從世界上消失」「希望沒有窮人與病人」──恩師一人立起的獅子吼,至今仍在我耳邊迴響,這出自肺腑的吶喊正是「《法華經》的心」。

佛法始終是「行動」、「實踐」。為使每個人能超越困難,確立最高幸福境涯,不斷進行對話。在這「行動」、「實踐」中,確實脈動著「《法華經》的心」。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