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

3078

熱門

──摘自國際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小說《新人間革命》<立正安國>篇

日蓮日蓮

正嘉二年(1258年)前後,一位僧人從鎌倉奔向駿河,雙眼佈滿憂慮。他就是日蓮。他探訪天台宗的寺院岩本實相寺。那裡藏有一切經典。日蓮翻閱一切經典,決心從經文和道理兩方面闡明,天地變異、饑饉疫癘的根本原因,在於作為人之根本的宗教的錯亂。

他鑽進經藏裡,日復一日,全神貫注於經典。把《大集經》拿在手上時,他雙眼炯炯發光。那上面詳詳細細寫著佛法隱沒時發生的天地變異等景象,和正嘉大地震以來世上的情景一模一樣。「佛法隱沒」正是日蓮本身一直最痛感、最憂慮的。佛教各派的寺院在鎌倉也鱗次櫛比,看上去日益昌隆,可是,到處都早已失去了釋尊教說的真實的佛法及其精神。

在經文裡,什麽是釋尊的真實的法,寫得清楚明白了。例如,《法華經》的開經《無量義經》裡說,「四十餘年。未顯真實。」這是明言:釋尊說法五十年當中,前四十餘年的說法是爾前權教的教義,並沒有顯現真實。

因為《法華經》教說生命的真實樣相、全體像,與之相反,《法華經》以前的教義是以譬喻等開導的假教義,不過是教說生命的部分觀。《法華經》的《譬喻品》裡還說,「不受余經一偈」。這是昭示,《法華經》才是永遠的根本教義。

相關文章 釋尊──佛陀 釋尊──佛陀 池田SGI會長在《新人間革命》的「佛陀」中描寫了釋尊的一生及哲學思想,本網站介紹其中一部分的章節…… 日蓮廢寢忘食,在岩本實相寺一卷卷精讀經文。從這些經典,他可以明確地堅信,不幸籠罩全國的原因在於舉世背離了正法──《法華經》。

人,因相信什麽而大受影響。把惡友相信為善友,一同行動,就會不知不覺地走上惡途。宗教是人的思考方法、生活方法的根本規範,倘若相信謬誤的宗教,人的心就將污濁,被欲望擺布,或者被奪去生命的活力。而社會是人的營為,當然要招致鬥爭、混亂、停滯。

因為依正是不二的,一念三千,所以,人心和社會混亂,也必然波及自然。佛法教說,本來宇宙本身是一個生命體,作為主體的人和包括自然在內的環境世界互相關聯著。人們要踏出水深火熱,必須抛棄謬誤的宗教,以正確的教義為根本,唯此而已,這就是日蓮的結論。

釋尊教說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等其他世界有佛土,是方便,是譬喻。為鼓勵沈淪在娑婆世界的苦惱之中的人們,暫且用彼方世界之說描繪佛國土。釋尊的真意在於闡示這娑婆世界就本來是淨土。娑婆即寂光土,如眾生的心被污穢,住的世界也變成穢土,心若清淨則為淨土。

眾生一念的轉變就能讓這娑婆世界現出淨土。闡明這一點的是《法華經》。念佛求救於彼方世界的教義造成對穢土的現實社會的斷念、無能為力和逃避。而且,天地變異,饑饉疫癘相繼,人心騷然,在這種世道,末法思想作為一種終末觀蔓延,與念佛思想相加,更加深人們的不安和絕望。

*   *   *

相關文章 菩薩道與人權 菩薩道與人權 摘自池田會長1998年第二十三屆「SGI之日」倡言《萬年遠征—從混亂到秩序》。我要藉菩薩訴求的是,遵守作為人的權利和義務,不在於因為有外在的規範,而因為同樣是人,不能對威脅他人基本生活的危險視若無睹。這種發自內心的精神,才是使人權成為與生活不可分開的普遍因素的關鍵…… 日蓮為救世著書諫曉,即<立正安國論>。當時最高當權者實際是北條時頼,通過他身邊的親信宿屋入道,日蓮呈上著書。時為文應元年(1260年)7月16日。時頼是寬元4年(1246年)二十歲時當上執權的。他把敵對者相繼排除,鞏固了北條家族的權力,同時摸索政道,肅正武士綱紀。

時頼信奉禪,三十歲時以患病為由讓出執政的職位,出家進了臨濟宗的最明寺。但其威光不衰,在幕府內仍具有影響力。正嘉大地震以來,災害、饑饉、瘟疫接連不斷,當政者深感嚴重。據說時頼曾這樣歎息:「……是政道有誤嗎?是因為政治上有私心嗎?天怒地恨的過失在哪裡呢?有什麽罪過,民眾非如此受苦不可呢?」

大概日蓮風聞了時頼的歎息,在上呈<立正安國論>以前就面見過他。可見,在日蓮看來,時頼如一國之主,是值得進行諫曉的人物。

<立正安國論>從社會的慘狀和民眾的苦惱下筆:「旅客來歎曰:近年以來天災、地變、饑饉、疫癘,遍滿天下,廣及地上,牛馬斃途,骸骨盈路……」(御書17頁)民眾苦難的現實正是佛法的出發點,從苦惱之中解放他們正是佛法的目的。「國」又寫作「國」,方框裡「玉」是王的意思,而「或」是執戈守衛國境和土地的意思,但日蓮在書中表現「國家」時,主要使用「囻」字,方框裡是「民」。

現存的日蓮真跡中,表示「國家」之義的字總共七十一個,約八成,計五十六個字使用「囻」。這象徵著以「民」為重的觀點。

*   *   *

日蓮的<立正安國論>是採用慨歎世間慘狀的客人和崇奉佛法的主人問答的形式。這表明,正法流布永遠要基於觸發和洽談,靠的是人對人的盡條盡理的對話,並非靠權威或權力來強制。

北條時頼處於當政者的立場,煩惱愁苦,日蓮諫曉他,是要對時頼這個人教示真實的佛法。進而希望時頼由此醒悟真正的人的道路,施行「為民的政治」。

相關文章 創價學會走向國際化 創價學會走向國際化 1968年9月8日,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發表倡言,提出邁向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具體步驟:「如果不讓這個被當作國際社會異端似的中國處於同其他國家一樣平等、公正地交往的地位,那就永遠不可能實現亞洲和世界的和平。我對這點感到憂心如焚。而且我深信,這是使韓國、台灣、越南、泰國、老撾等亞洲國家政治穩定和經濟繁榮的必要條件。」 日蓮絕不是想尋求幕府的庇護。例如,幕府將日蓮流放佐渡後,憂懼他預言的他國侵逼難正變成現實,以奉獻佛堂為條件,請求他祈願國家安泰。然而,日蓮斷然拒絕。

若是想巴結權力,這不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嗎?<立正安國論>裡有如下記述,主人說:「若希望天下泰平,必須斷絕國中的謗法。」對此,客人問:「那麽,對於犯下謗法、違背佛法規戒的人,即他宗的僧眾必須處斬嗎?」主人答以「停止布施」。

這就是讓幕府停止對念佛和禪的保護,要截斷國家權力與這些宗教的勾結。用現在的觀念來說,也就是「政教分離」的觀點。日蓮反對宗教的盛衰被國家權力的威光左右,要用宗教對宗教的法論、對話來判定教義的正邪,流布正法。

宗教尋求權力的庇護,只能是宗教的墮落。日蓮在這部書裡還談到,不斷絕謬誤的教義,必將發生三災七難中尚未發生的「自界叛逆」和「他國侵逼」二難。這不是占卜未來終末之類的預言,而是智慧的表露。他通過經文,洞察生命的法理,從而導出深邃的智慧。也是出自絕不能引發更不幸事態的大慈大悲的警鐘。

*   *   *

在<立正安國論>裡日蓮這樣下結論:「汝其早改信仰之寸心,速歸實乘之一善。」(御書32頁)變革被不幸和苦惱籠罩的社會、「安定國家」的直道在哪裡?日蓮呼籲,那就是從在每個人心裡「樹立正法」開始。

所謂「實乘之一善」,是「實大乘教」的《法華經》,是教示一切眾生本來是佛的最尊重人的大法。每個人遵循這一妙法,開啓胸中的佛生命之時,其人所住的地方也輝煌為佛國土。

就是說,人是時代、社會的創造主體,樹立起每個人發自內心的勝利,創造社會的繁榮與和平的,就是日蓮佛法。

闡明其原理的,就是這<立正安國論>。視眾生為佛的佛法從一切人身上發現絕對的尊嚴性和無限的可能性,無疑是形成堅固的民主基礎的哲理。顯現內在於自身的佛生命,也是培育對他人的慈悲之心。

說來「歸實乘之一善」就是在指示人們「排除偏頗的對生命和人的看法,重申生命的尊嚴」,「破除利己,以慈悲為生活方式的規範」,「立足於真實的人本主義」。這是為人類繁榮和世界和平的普遍哲理。

然而,<立正安國論>雖然送到了北條時頼手上,卻被他置之不理。有一種說法是,時頼拿到<立正安國論>時,周圍的人告訴他,日蓮自以為是,目中無人,寫這本書是要使一宗興盛,於是時頼便丟到了一邊。

總之,時頼沒有真摯地傾聽日蓮的主張。而且書的內容被時頼的親信們大加歪曲、誹謗,還透露給念佛等他宗的僧侶們。日蓮在鎌倉糾正其他宗派的謬誤,招致各宗僧侶的怨恨。

*   *   *

日蓮充分估計到,把<立正安國論>進呈北條時頼將招致嚴重的迫害。然而,他準備大難臨頭,毅然把這部書呈了上去,諫曉國主。與民共苦,他的行動即出自這種胸懷。

真實的共苦並不是分擔苦惱,一起悲歎就行了,也不是說幾句同情和安慰的話就行了。真正共苦的人要有為人們解決苦惱的果敢行動,有發自慈悲的無所畏懼的勇氣,有不屈不撓的信念。

上呈<立正安國論>之後過了四十天,8月27日夜,日蓮在鎌倉松葉谷的草庵遭到念佛之徒襲擊。這就是松葉谷法難。日蓮的預料變成了事實,從此,他的人生便遭到連接不斷的迫害。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