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師

441

熱門

──摘自國際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著作《池田大作選集》

決定我人生的最重要的人物是戶田城聖先生。所以談我自身時,如果拋開戶田先生,那等於是畫龍而沒有點晴。   

march_16_ikeda_toda.jpg作者池田大作(左)與戶田先生(右)

戶田先生最初是一個教育工作者,後來當了企業家,晚年是作為一個宗教家而度過的。對我來說,他是我人生的老師,是對我進行人生教育的最高師表。   

我最初見到戶田先生是在1947年,我19歲那年的夏天。1949年正月,我開始到先生經營的出版社工作,讓我擔任少年雜誌的編輯。但是,當時的經濟形勢通貨膨脹激烈,弱小的出版企業悲慘地被大浪所吞沒,已經無法航行了。   

少年雜誌終於停刊了。職員們受不了連工資也領不到的工作,一個接一個地離開了。公司曾全力從事金融事業,但這也慘敗。外界批評的聲音日益高漲,內部職工們接二連三地辭職而去。在這樣的情況下,先生的苦惱是筆墨所無法形容的。   

相關文章 池田大作的領導 池田大作的領導 池田於1958年參加的一場創價學會男子部活動 (© 聖教新聞) 在這場座談會之後,池田皈依日蓮佛法並加入創價學會。他視戶田為自己的人生導師,全力支持其活動。由於時間所迫,池田選擇放棄就讀大學。為此,戶田利用每天上班前的時間及週末,為他進行一對一的教學,無論是經濟、法律、 「我的事業失敗了,但人生並沒有失敗。」───先生從內心深處所發出來的吶喊,我是終生難忘的。先生的形象如同陷於困境的獅子。獅子雖然被逼入困境,但仍然是獅子。甚至可以這麼說,正因為陷入了困境,才能如實地展現出他的氣質。   

也許是認為留下的兩、三位職員不可靠,不知為何先生不論什麼事情都全部委託我去辦。對於債權人,先生是竭誠相待,集中精力收拾善後。每當這樣的場合, 先生總是讓我陪伴他一同出席。但這令我感到,並不單純是因為我是職員,而是為了教育我。───在對外交涉時,先生總是仔細地教導和鍛鍊我對談判對手的認識,談判後的判斷,以及採取的對策等。   

先生諄諄地教導我,在這個社會裡,人與人的關係,歸根結底,最重要的還是誠意。在任何艱苦的環境中,先生總是保持著他那毅然的態度。儘管每天都處在苦惱之中,但先生的生命力仍如太陽般熾烈,閃耀著智慧的光輝。   

最艱苦的時期是1949年和1950年。到了1951年,情況迅速好轉。這一年的春天,一切問題都圓滿解決。5月,先生就任創價學會第二任會長。   

先生擔任會長以後,徹底退出了企業界,把全部身心都投諸於發展創價學會......

創價學會在日本停戰後,僅由一個人創立,到先生就任會長時,約有3千戶會員,在先生就任後到逝世前的7年期間,使學會發展到75萬戶信徒。這一情況可以如實地說明先生非凡的能力和難以想像的苦鬥。   

相關文章 人性變革 人性變革 這篇文章節錄自池田會長《青春對話》一書,書中池田會長向青年們解釋創價學會的核心思想「人間革命」(人性變革)的意義。革命也有許多種。有政治革命、經濟革命、產業革命、科學革命、藝術的革命、行銷通路或通信等形形色色的革命。這些革命都各自具有其意義,有時的確必須。但是不論改革什麼,推行一切的「人」本身仍停頓在缺乏慈悲心、自私自利的狀態的話,社會不可能改善...... 先生使一個宗教團體取得這麼大的發展,所以往往被人們看成是教祖似的人物。先生自己說:「我是一個平凡俗子。」事實上,沒有一點教祖的氣息。他喜歡喝酒,經常一邊同人談話,一邊飲酒。   

先生喜歡說笑話,發出豪爽的笑聲,痛快地飲酒。但他從未因此而衣冠不整,舉止隨便或隨意地亂下判斷。遇到重大的問題,經常是態度嚴肅,接連不斷地發出準確的指示。先生特別討厭別人說謊和說恭維話,弟子中一旦有這樣的問題,被他尖銳地看出之後,立即像萬雷齊鳴似地發出叱咤之聲。   

先生沉著冷靜,同時又極富有感情。而且在其心靈深處始終有一種寬容人和保護人的廣大的慈愛精神。對於被他嚴厲喝斥過的人,即使經歷了很長的時間,當大家都忘記了這個人,而先生自己卻決不會忘記從各方面給予援助和鼓勵。   

先生培養弟子的方法,是經常為我們事先消除會導致失敗的因。拿我自己來說,往往沒有什麼重大的原因,先生卻嚴厲地要求我注意,很多情況下我感到奇怪。可是,後來實際發生了某些事件,我才回想起先生對我的嚴厲教導,意識到那是為了避免發生不可挽回的失敗,而預先提出了防範的重要措施。   

社會上往往把戶田城聖這樣一個領導人僅看作是宗教家或組織統籌人。要讓我來說,他兼具這兩種特質,但實際上又沒有受任何一方的約束。進一步來說,恐怕應當稱他是人生教育的導師,第一流的人生指導者。   

我從19歲至30歲的11年期間,在先生跟前受到了薰陶。佛法不用說,就是人文、社會和自然的各門科學,以及禮節和組織管理的問題,乃至對世界形勢的分析和判斷,凡是我所學到的東西,可以說全都是先生教給我的。我這麼說決不是誇大。先生的教育方式極其嚴格,要求我們銘記在心。   

相關文章 2005年SGI日紀念和平倡言<br>面向新世紀──人本主義的對話 2005年SGI日紀念和平倡言
面向新世紀──人本主義的對話
國際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2005和平倡言
當然,當時所教導的每一門知識,現在基本上是忘記了。但是,先生教導我看問題的方法,以及在日常生活中的思考方法,至今仍然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子裡。先生的教導方法決不是僅僅傳授結果,而是始終重視為什麼會得出這樣結果的思考方法。   

「所謂教育,是把在學校所學到的知識全都忘掉之後所剩下的東西。」──連愛因斯坦也承認的這句話,恐怕是教育的重要問題。   

形成人生的根本價值觀,歸根結底恐怕是經過忘卻各種具體知識這一濾紙過濾後,而殘留下來的精髓。   

康德說過這樣的話:「教育是可以賦加於人的最大,最難的課題。」戶田先生具有偉大的人格,能將教育這個最大、最難的課題發揮地淋漓盡致。   

今天日本的大學數量激增,被人們稱為「車站盒飯大學」(1),學生的人數也劇增。這種「大量生產」的教育的弊害已成為教育界的煩惱。這不只是現今這個時代的問題。我絲毫沒有否定大學鬧學潮這個時代本身的特殊意義,而是想指出教育本身是超越時代的難題。   

真正意義上的教育───即培養造就人的教育,令人感到決不是僅靠學校教育所能做到的。培養一個人格的教育,我愈來愈感到只有天生具有教師資質的人才能從事。我有幸遇到戶田城聖這樣難得的老師,通過11年的師生關係,受到了最好的人生教育。隨著歲月的流逝,我的感慨不由得愈來愈深,這是多麼值得感謝的事啊!

──池田大作著

注解:
(1)日本的車站上一般都有出售給旅客的盒飯。這個詞的意思是:凡是有出售盒飯的車站的地方都有大學。是對戰後大學之多的諷刺語。

─── 其他文章 ───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