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田城聖--信念的一生

2000年2月11日,是創價學會第二任會長戶田城聖(1900-1958)誕生100周年的紀念日。

戶田在日本北部的北海道長大。他半工半讀,考取小學教師的資格後,在當地一所學校任教。

20歲時,戶田遷居到東京。日本當時的教育制度以國家利益至上,還壓抑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戶田對此感到極度失望,但是與牧口常三郎的邂逅卻給他帶來了激勵和啟發。牧口是一名小學校長,持有一套獨特的、以兒童為中心的教育理論。

23歲時,戶田開辦了一所私塾「時習學館」,並在那裡實踐牧口的教育理論。此外,他也出版了一本算術課本。此書的銷售量高達百餘萬部。

1928年,戶田與牧口一起皈依日蓮佛法。兩年後的1930年,他協助老師牧口出版了代表作《創價教育學體系》,並和他共同創立了「創價教育學會」(後改名為「創價學會」)。牧口是該學會的首任會長。

20世紀40年代初,這個先以教育後以佛法來促進人類發展的組織逐漸壯大,其領導人卻因此遭到日本秘密警察的監視。當時的日本軍政府嚴禁言論自由並強迫人民信奉國家神道。牧口與戶田因拒絕順從這如山的軍令,牴觸了治安維持法,結果於1943年7月被冠以不敬罪而遭到逮捕。

牧口在獄中逝世,戶田捱了兩年的監禁卻得以幸存。戶田在獄中與國家霸權頑抗到底,也全心投入對佛法的實踐和鑽研。這番嘔心瀝血的努力終於讓他領悟到,一切生命都蘊含佛性,萬人皆能將之湧現。

這個領悟--以及對軍政府濫用權力的激憤--使戶田立下決心,要在有生之年宣揚日蓮佛法。出獄後,戶田在日本戰後的廢墟中立誓重建創價學會,傳播日蓮佛法中「改變命運之力盡在我手」這充滿希望的哲學。

1951年5月3日戶田就任創價學會第二任會長。當時的會員為數少過三千戶。但短短的7年後,創價學會引領起一個全國性的宗教運動,使得會員人數達至75萬餘戶。戶田則於1958年4月2日逝世。

戶田相當關切世界形勢,是最早提倡世界市民的其中一人,晚年更對日趨嚴重的核武競賽深感憂慮。

1956年和57年,冷戰趨向白熱化;美國、英國和蘇聯頻繁地進行核武器試驗。1957年8月,蘇聯比預期提早三年成功地試驗了洲際彈道導彈。美國對此感到震驚。同年3月18日,聯合國裁軍委員會成立,旨在對核武器的制造、試驗和使用推出暫緩措施,卻於9月6日,在達不到任何協議的情況下解散。

9月7日,戶田城聖正為翌日舉行的創價學會青年運動會做準備。在這同時,他亦深深地思索著核武器的問題。他認為核威懾是建立在恐怖的心理平衡上;這是個惡性循環,為核武競賽火上加油,使之永無止境地加劇。

戶田認為核武器是出自人人與生俱來邪惡的、破壞性的特質,而這些武器對人的生存權利構成了嚴重的威脅。他堅信,核武器與它的使用人神共憤,對此厲聲叱吒應不分宗教思想、國家或種族禁止其生產,是人人必有之舉。

9月8日的運動會上,他發表了《禁止原子彈氫彈宣言》,並敦促在場的青年們將這反核的精神在世界各地宣揚:

「禁止核武器或原子彈試驗的運動,現今已在世界各地展開,但我要拔除隱藏在問題深處的魔爪……我們全世界的民眾皆擁有生存的權利。任何威脅這項權利的人就是魔鬼、是撒旦、是怪物。」

戶田的呼籲成了創價學會和平運動的起點,推進核裁軍更一直是其中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1975年,創價學會的青年部召開一個呼籲廢除核武器的署名運動,募集了一千萬個簽名,並把它交予聯合國秘書長。1978年,池田SGI會長將一份核裁軍建議書,呈遞聯合國大會第一次核裁軍特別會議。1982年,「核武器--對人類之威脅」展於聯合國總部開展,過後也在許多國家巡回展出。1998年,為了不負戶田的遺志,學會的青年部再一次收集了一千三百萬個簽名,響應號召國際廢除核武器的運動「Abolition 2000」(廢除核武器2000)。

<SGI國際廣報局譯自2000年4月《SGI季刊》>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