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一览表

一生成佛

──摘自池田SGI会长《一生成佛抄讲义》

march_16_ikeda_toda.jpg

何谓真正有深度的人生?何谓真实的幸福?

日莲大圣人佛法就是能建立永不崩溃的最高幸福境界,以及能让自他皆能渡过无比崇高人生的希望宗教。无论是谁,都能成佛。能以此身成佛,而且一定能在一生之中成佛。

明确阐示这伟大成佛之道的就是日莲大圣人佛法。 

大圣人所阐明的“一生成佛”深义,可谓大大转换了既成佛教的概念,是伟大的宗教革命。不仅如此,时值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仍作为开拓未来、充满伟大变革力量的法理,绽放光芒。

阐明“唱题”的深义

“夫欲思止无始之生死,此度决定证无上菩提,须观众生本有之妙理。众生本有之妙理者,妙法莲华经是也。故唱奉妙法莲华经,则是观众生本有之妙理也”(御书404页)。

虽然本抄的真迹已不存在,也没有记载执笔年分及写给谁人,但据传是在1255年(建长7年)左右执笔,写给富木常忍的。本抄依据法理及实践来阐明“唱题行”意义,从这内容来看,说是在立宗宣言之后不久的建长7年左右执笔,亦不无道理。 

唱题行的实践,也成为大圣人一代弘教的骨格。日莲大圣人佛法并不是像固有宗派一样,主张礼拜神佛的宗教。而是为了要让万人能触发己心内在的佛性,以透过能涌现佛界生命的唱题此实践,来确立实现法华经的理想、万人成佛之道。    

唱题有分“信的题目”和“行的题目”。“信的题目”是指心灵层次的实践。其本质在于讲求要与己心之无明的搏斗,与魔性的搏斗。靠信力破除覆盖佛性的无明,以涌现佛界生命。“行的题目”就是唱奉南无妙法莲华经,也就是唱题,以及向他人弘扬题目的化他实践。也就是说,作为与己心之无明奋战的左证,要从口与身两方面进行自行化他的实践。    

唱奉南无妙法莲华经的唱题,能透过唱奉代表自他生命的佛性之名,唤起佛性。与无明奋战时,只要信力得胜,则自身原本具有的佛性力量将会被题目的声音唤醒,自然就能涌现己心之佛性生命。    

如此能确立成佛途径,就是日莲佛法有异于其他诸宗的重点所在。因而,大圣人才会自立宗到入灭为止,一贯强调此成佛之道。

出生为人的意义

“但虽云唱持妙法莲华经,若思己心之外有法,则全非妙法,而是粗法矣!”(御书404页)。

如字面所示,“一生成佛”意指,凡夫将在这一生当中成佛。换一个角度来看,那就是指,凡夫将以凡夫之身成佛,亦指“即身成佛”。诚如法华经提婆达多品第十二所说的龙女即身成佛,即身成佛就是法华经的成佛观。相对的,尔前经则是教说“历劫修行”,要不断转世持续修行,经过长远的时间修行到最后才得以成佛,此事众所皆知。

佛的生命是与永恒的妙法一体、是充满无限智慧与慈悲的生命。因此很容易被误解认为,佛的生命是与被无明覆盖的凡夫生命有所隔离。所以会令人以为成佛就是要超越佛与凡夫之间的无底深渊,因而产生出历劫修行的想法。

日莲大圣人佛法则阐明,尤其是在生为人的“今生”,就得以实现法华经所说的即身成佛。因而可知,大圣人是为此而教说“一生成佛”的深义。

大圣人教示,如稻米有分早稻与晚稻,但如同一定能在一年当中收成一样,法华经的行者必定能在有生之年成佛。

由此可见,大圣人非常重视万人所拥有的“今生”。当然不只是人,所有生命都具有佛性,皆拥有成佛的可能性。可是大圣人会强调“一生成佛”,那也是因为要把焦点放在人的一生上。

人心很敏感又多姿多彩,秘藏着惊人的飞跃力量。可是同样的,人心所感受到的苦恼也大。此外,会令人不断堕入恶道的也是人心。

关键在于生死流转当中,人是要堕入更深一层的恶?还是要把流转方向由恶转换成善?如大圣人在诸抄所呼吁的“心为切要”般,大圣人反复敏锐指出心的重要。是要由恶转善,或是由善转恶,能使人颠倒乾坤的生命领域就是“心”。

因此大圣人所谓的成佛,可说就是指始于“一念之变革”的成佛。也就是说,通过信,能破除人人胸中被无明所支配的心的作用,进而显现与法性(注5)一体的生命作用,也就是佛界生命。因此得以出生为人的今生,是一个能够把恶的流转转换成善的流转之大好良机。

彻底强调“心”

“故唱妙法、读莲华时,指我之一念,名为妙法莲华经也。须深发信心!”(同上页)

“须深发信心,日夜朝暮,磨之不懈。如何磨之?但唱奉南无妙法莲华经,是云磨也。”(御书405页)

大圣人于本抄彻底教导,若不变革自我之一念,就无法成佛。首先大圣人说,众生原本所具备的妙理就是“一心法界之旨”。这是指,我们的一念心中具有万法,一念心中遍满着万法的“我即宇宙”之境界。

并且告诫,如果欲向“己心之外”求法,即使唱再多的题目也不能成佛,而且反而会沦为无量苦行。并如下教导“要深信”才是唱题的要谛,断言此时才能锻炼生命,进而成佛。

接着阐述“中道一实之妙体”,亦即,作为佛的生命而显现的心之妙(不可思议),以阐示妙法莲华经乃不可思议的心法。然后如下结论,如此秉持以对妙法的“深信”去唱题目,才能成就一生成佛。

“然则,随善恶而生起念心之当体,指是妙法之体,宣说者为经王,故云成佛之直道也。深信此旨而唱妙法莲华经,其一生成佛,更有何疑!”(同上页)。

“人本主义宗教”成立

接着,我想从几个观点来解说大圣人阐示“一生成佛”的意义。

第一点,由于大圣人以唱题确立了“一生成佛”之道,首次让“人本主义宗教”得以成立。换句话说,确立一生成佛之道方可谓“人本主义宗教的条件”。    

这也可说是“一生成佛”于宗教上以及思想上的意义。人因为一念的改变,而能使生死的流转从恶转换成善──相信没有比如此深深洞察出人的潜力,并阐示如何实现此道的大圣人佛法,更配称为“人本主义”的宗教。    

大圣人于“诸法实相抄”中曾说:“佛不是对众生而言,具有主师亲三德,反而众生赋予佛此三德的”(御书1429页,大意)。大圣人于此处阐述了由“权威性宗教”化为“人本主义宗教”的关键。因为是确立一生成佛之道的大圣人佛法,所以才可能成就如此的转换。

首任会长牧口常三郎先生从其主张的价值论体系中,排除了被视为固有宗教价值观的“圣”。牧口先生认为,“大善”才是应该要透过宗教来实现的最高价值。所谓“大善”是指,能在人与社会中实现的最高价值。由牧口先生的价值论中可看出其宗教观:“宗教是要为人效劳才可谓真正的宗教”。因此,大圣人开辟了一生成佛之道,其意也就是建立了为人效劳的最高宗教

一生成佛对人类的意义

“然则,随善恶而生起念心之当体,指是妙法之体,宣说者为经王,故云成佛之直道也。深信此旨而唱妙法莲华经,其一生成佛,更有何疑!”

第三,一生成佛的意义,就是成为“人类希望的根源”,以及“开启人类的宿命转换之道”。现代文明由于忽视人的尊严,以致形成种种束手无策的问题,这是许多有识人士的指摘。所以不得不说,现代文明是忘却了人内在的心,想在“己心之外”追求安乐与安逸的文明。    

若不能解决“贪瞋痴”此人类的根源迷惘,就无法解决经济至上主义、丧失人性的政治、国家间对立、战争、贫富悬殊的扩大、差别主义的横行等种种现代问题。我与世界睿智对话的结论之一是,解决方法“唯有人本身改变”,“唯有人间革命”。    更进一步来说就是,若不确立真正的生死观,就不可能根本地克服无明。唯有排除断见与常见此中道的生死观,才能实现真正的永恒幸福。    

人若想变革,就必须克服无明,也就是要从人的己心,再次发现永恒的尊严性。开发人本来具有的尊贵精神,才能直接导致人类的宿命转换。以此确信,我们已经开始为了建立世界的善之联结而奋战。    

针对我们所进行的这项前所未闻的挑战,世界的期待与赞赏高涨一事,在本抄讲义当中将会详述。大圣人在本抄结尾教示:“绝不可有所不审”(御书405页),这是本佛在呼吁:“要确信必能一生成佛”。

也是在告诫我们,若不贯彻坚强的“信”,凡夫会马上忘记一生成佛此根本目的,易于沈沦无明深渊。成佛乃万人的愿望。可是没有比主张能在今生实现一生成佛的法门,更令人难信难解。

实践此难信难解的法门,弘扬至日本及世界的,就是创价学会、SGI会员。能在现代世界显示转换人类宿命此一大实证的,就是我们地涌勇者。希望今后我们要充满自豪,更加爽朗地弘扬为实现万人幸福的一生成佛之佛法,无悔地谱写下最有价值的人生史。

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