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兄弟──为时尚设计合乎道德的未来

井上聪、井上清史 丹麦、英国

231

热门

井上聪井上清史这对兄弟是国际创价学会(简称:SGI)会员,两人成立了“井上兄弟”(The Inoue Brothers)设计与美术工作室,他们说:“时尚不能被大量生产”。采访中,井上兄弟分享了他们的自创品牌背后的概念及对未来时尚界的期望。两人热爱日本文化的感性以及北欧文化的简朴风格,于是于2004年设立了“井上兄弟”,把两个文化融合起来,将之称为“北欧-亚洲设计”。

左为哥哥井上聪,右为弟弟井上清史(© Lennert Rog)左为哥哥井上聪,右为弟弟井上清史(© Lennert Rog)

你对工作抱着怎么样的理想,是甚么艺术或社会因素在推动着你?而你的灵感又来自哪里?

聪:我们的父母是日本人,我们从小在丹麦哥本哈根长大。在70年代,丹麦的外国移民人数不多。

清史:从小到大,我们感到一家都是“外籍人士”。我们的外表和当地人不同,父母面临了语言不通、文化差异、种族歧视等问题。因为这样,我们自然而然与来自不同文化、种族背景的人相处融洽,彼此成为了朋友。

相关文章 从事心灵的设计 从事心灵的设计 雷切尔与马西莫‧马拉齐  澳洲/瑞士 雷切尔 雷切尔(Rachel Koo)是悉尼(Sydney)一间建筑公司的建筑师。她曾担任澳洲SGI女子部长。她的设计经验丰富,从一般人住的小房屋,到高80层楼的悉尼市地标建筑物都是她的作品。 瑞士创价学会理事长马西莫‧马拉齐(Massimo Marazzi)经营建筑公司,同时也教建筑设计。 马西莫‧马拉齐 以下 聪:我们的父亲叫井上陆夫,是一位玻璃艺术家,于1993年去世。母亲叫井上彩月,当时在日本航空公司上班。因为当时艺术家没有甚么收入,家计需要依靠母亲不多的薪水来维持。

由于来自收入较低又是外国移民的家庭,我们与被边缘化的人有一种强烈的认同感。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便明白到人与人是不分彼此的,国界、社会地位、种族是无法将人类分化的。这种对事物的看法,是从父母身上学习到的,我们也因此察觉到,世界上不公平及遭歧视的事处处可见。

我们的父亲

清史:父亲在世时,特别关心社会公义与让一般民众自强等课题。他曾去南非参观一场展览会,那时候的南非正在实施种族隔离政策。我们清楚记得,他回国后眼含泪光地告诉我们他亲眼看到人们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井上兄弟和秘鲁南方普诺省的牧人合影(© Lennert Rog)井上兄弟和秘鲁南方普诺省的牧人合影(© Lennert Rog)

父亲一直相信艺术是为大众而有的。比起被达官显要称赞,艺术的存在更重要的是能在一般民众的内心激起希望和勇气。他谆谆教诲地说,艺术及文化若无法对社会作出贡献,就毫无存在的价值。他常说:“在自然界中,万物都是宇宙奏响的和谐旋律的一个音符,互相调和。虽有适者生存一说,但万物中没有贵贱之分。就算是微小的昆虫或植物,也在整个共生环境中扮演其独一无二的角色。”

相关文章 战胜听觉障碍,开拓胜利天地 战胜听觉障碍,开拓胜利天地 罗盛堂  台湾 我由一岁开始就几乎失去了听觉。父母带我去求医,但医生无法诊断出原因,令我父母感到非常震惊。他们不知如何将我抚养成人,对我的未来感到忧心忡忡。为了想让我有个幸福的未来,他们决定入信日莲佛法...... 聪:父母是虔诚的佛教徒,两人皆为SGI的会员。他们是丹麦最早期的佛教徒之一,我们从小就看着父母勤勤恳恳和别人分享佛法,以助人为快乐之本,对佛教思想与价值观可谓耳濡目染。

再美丽的事物,也不外乎是这无常尘世的短暂存在。美学应该展现生命的内在美,那是歌颂生命的手法,也是内在的精神世界,与外在的物质世界互动而创造的结晶。

父亲经常和我们分享日莲的著作《御书》,教导我们爱护自然、与其共存的重要性。还记得他说:“世事无常,一切彷佛过眼烟云。再美丽的事物,也不外乎是这无常尘世的短暂存在。美学应该展现生命的内在美,那是歌颂生命的手法,也是内在的精神世界,与外在的物质世界互动而创造的结晶。大自然是生命最终的教师。”

除此之外,父亲也教导我们说,世上的一切都是来自地球的恩泽,自然界中没有全黑的东西,大家只是呈现出不同浓度的灰色调而已。万物的色泽,全是阳光的反射而产生的。

清史:在80年代,SGI会长池田大作多次到访欧洲,父亲每次都十分积极安排行程。他在聪15岁、我12岁时逝世。虽然父亲英年早逝,但是透过了与他的人生导师池田会长之间的关系,教会了我们拥有一名伟大人生导师的重要性。我们相信,无论自己属于何种宗教信仰,如果能得到一名导师鼓励及启发,让人生发挥最大价值,那是多么幸运的事。我们与父亲拥有同一位导师,为此感到荣幸,心怀感激。

经营理念

聪:2001年,我们决定成立自己的设计公司。池田会长的历史小说《人间革命》给了我们很多这方面的灵感。小说内容描述其恩师、创价学会第二任会长户田城圣的一生。我们读了小说之后,学习到户田会长如何经营他的生意。户田先生划时代的经营模式不以利润为先,而是以造福社会为主要目标。这篇小说一直是我们的经商手册。

井上聪(© Lennert Rog)井上聪(© Lennert Rog)

清史:我们的经营方式注重直接交易,相信这将是未来的行商方式。这是有道德的做法,我们所重视的是绕过所有中介、代理商及批发商,与所有供货商及客户直接保持联系。如此我们就可以与在生意上有关联的人直接保持联系。我们相信这种做法是对人的至高尊重,已超越了公平交易的传统概念。

聪:那是因为有中介成本就高,对消费者即我们的顾客而言,那是一种负担。同时,这样也可以确保供应链中最尾端的人,可以得到尽可能最高的利润。在现代的工业化社会,这些人经常是被剥削的一群。

清史:我们的做法很简单,那就是“以商业活动促进自强”。在这个世界上,大家重视经济发展的持续及成本的降低,重视的程度远远超过尝试让人类与自然界达到平衡的可持续性发展思考方式。

井上兄弟设计的服饰(© 井上兄弟)井上兄弟设计的服饰(© 井上兄弟)
井上兄弟设计的服饰(© 井上兄弟)井上兄弟设计的服饰(© 井上兄弟)

现代企业“越多越好”的观念,造成了无形的贪念,而这贪念又导致一种视剥削环境和人为理所当然的自我毁灭逻辑。这种观念就是造成大量生产的原因。大量生产可以大幅度压低价钱,为顶端企业家这一小部分人带来庞大的财富。

透过这种有道德的生产过程,我们希望让众人重新认清,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希望为消费者提供另一种消费方式,并且支持无须妥协人类价值和品质的经商模式。与其鼓励大量消费以满足投资者,我们更注重于提供耐久的产品,给顾客更高素质的品牌体验而不是只让他们尝到潮流上的肤浅甜头。

你们大部分的工作似乎都在与不同社区、族群的人合作,其中有原住民也有高级时装设计师。请问有哪方面的合作?这些合作机会是如何出现的?

秘鲁的羊驼(© 井上聪)秘鲁的羊驼(© 井上聪)

聪:2006年,一位就读于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好友正在写关于南美洲羊驼产业的论文。内容主要探讨羊驼毛作为一种优良的材料却难以打入国际市场的原因,及为何伴随羊驼生活的牧人是南美洲最穷的一群人的原因。他邀请我们与他一同去玻利维亚进行考察,看看我们是否可以从设计师的角度,对问题提出不同的见解。

我们从玻利维亚出发,来到秘鲁,去寻找世界上最好的纤维,最终与秘鲁南部普诺(Puno)省帕科马尔卡(Pacomarca)牧场达成协议,建立了伙伴关系。

清史:帕科马尔卡是一所研究机构,主要目的为解决在过去30年,安地斯地区高级纤维产业逐渐没落的问题。偏远地区环境恶劣,居住在那里的原住民遭政府忽视,也得不到教育团体的支持,他们传承已久的风俗习惯、文化及生活方式也因此受到严重打击。在秘鲁,有超过五百万名原住民的生活低于贫困标准,他们是全国最穷的人。

羊驼毛(© Lennert Rog)羊驼毛(© Lennert Rog)

帕科马尔卡为牧人开办讲座,教导他们修剪及整理羊毛的基本技巧。有了能力就可从原有的牲口上争取更多盈利,尽管没有花钱购买昂贵的用具,牧人们的收入增加了百分之25。

这可不是单方面的慈善活动,而是一个双赢的情况。因为我们与帕科马尔卡合作,如今国际市场上才出现最高品质的羊驼毛。羊驼牧人的生活,以及他们坚忍不拔的精神鼓舞人心,在他们的身上,我们见到自然界无可取代的价值,也感受到符合人本主义的生活方式所拥有的丰富价值。

聪:由2011年5月起,我们也与日本东北区域的人合作。311东日本大地震导致的海啸重创该区域。

当天发生的一切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人在欧洲,一大清早约7、8点时,我开始接到电话与讯息,告诉我快看新闻。一见到电视上的影像,我感到无比震惊。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弟弟清史从伦敦给我打了一通电话,问说:“哥,你有在看新闻吗?我们必须做些什么,无论怎样都要尽力帮忙。”之后,我们陷入了沉默,眼睛离不开电视上情况不断恶化的画面。

清史:两个月后,我们去了日本。

相关文章 不为核电事故所败 勇展胜利英姿 不为核电事故所败 勇展胜利英姿 中野泉  日本 我家位于福岛县双叶郡,离福岛第一核能发电厂仅四公里远。上班的地方也位在核电厂的二十公里范围内。3月11日当天,地震和接踵而来的海啸导致核电厂内三个反应炉的炉心溶解,所有居民被令疏散,我和丈夫两人...... 到达日本之后,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们只是抱着无论如何也要贡献些什么的坚强决心,跳上飞机。我们开始打电话联络朋友及工作伙伴,约他们见面,寻求指导及意见,看看有什么办法为东北的人民提供支持,或制作就业机会。

听到有几家日本品牌和零售商在这严峻的时刻,取消与东北地区的订单,我们感到痛心疾首。我们得知东北盛产纺织品,纺织是当地的传统工业后,推出一系列设计简单的圆领汗衫,让一些仍然可以运作却接不到订单的工厂生产。至今,我们持续与东北的人们合作,并且不断增加产量,希望能够藉此支持该地区。

井上兄弟(© Lennert Rog)井上兄弟(© Lennert Rog)

请问你们对“井上兄弟”这个品牌的未来抱着什么想法?

聪:我们很清楚时尚界是一个非常复杂及残酷的产业,我们只是一个小角色。“井上兄弟”会全力以赴,成为能影响大企业的品牌,推动他们采纳一种经商模式,将人的权益及社会变革看得比利润及经济成长更重要。

清史:美好的是,从事这样的工作让我干劲十足!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