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道与人权

170

热门

实践“利他主义”

开启人们的“善性”

这一点,使我想起了当我在美国克莱亚蒙特‧麦肯纳大学演讲(题为《探求新的统合原理》,1993年1月)后,已去世的鲍林(Linus Pauling)博士讲评时谈到,“如果问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我认为我们应该努力立足于人生命的‘第九界’、即菩萨界的精神来行动。”

夏威夷大学教授查普尔(David W. Chappell)博士也同样着眼于佛法教导菩萨似的生活方式。在题为《菩萨在二十一世纪的公共作用》的论文中,他广泛论说其现代意义,说所谓菩萨,正如日莲所言,“度一切众生之后,自欲成佛是也”(《日莲大圣人御书全集》,433页),可以解释为要使所有人幸福的利他的生命、慈悲的境界。

菩萨的特性可以从各种角度来论说,但我要指出,从“人权”这一观点来说,尤其重要的关键是菩萨本身立誓要挽救世人,而本着此目标来进行所有活动。而“誓愿”此行为既非受他人强迫,亦非外在的因素,而是一种自发的内在精神。

所谓“誓愿”不是简单的决心或愿望,而是付出自己的所有代价也要实现的崇高信誓。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朝着那信誓不断挑战,这就是菩萨道,正所谓“如莲华在水”(《法华经从地涌出品第15》),决不逃离现实世界、对苦于不幸的人们不弃之不顾,而是率先投身于“狂涛恶浪”之中,把沉溺在苦恼中的人们全部救上幸福的“大船”,是一种最人道的生存方式。

相关文章 一生成佛 一生成佛 这篇文章选自池田会长论诉日莲佛法重要法门的《一生成佛抄讲义》。何谓真正有深度的人生?何谓真实的幸福?日莲大圣人佛法就是能建立永不崩溃的最高幸福境界,以及能让自他皆能渡过无比崇高人生的希望宗教。无论是谁,都能成佛。能以此身成佛,而且一定能在一生之中成佛…… 佛典里提到一个和释尊同时代的女性胜鬘夫人的誓愿(《胜鬘经》):“看见孤独的人、无理被拘禁而失去自由的人、患病的人、受灾的人、贫困的人,决不视而不见,一定要使他们安稳、富裕。”她按照这一誓愿,毕生坚持利他的实践,开启人们的“善性”。

我要藉菩萨诉求的是,遵守作为人的权利和义务,不在于因为有外在的规范,而因为同样是人,不能对威胁他人基本生活的危险视若无睹。这种发自内心的精神,才是使人权成为与生活不可分开的普遍因素的关键。

关于这一点,我要介绍印度法学家巴施(Upendra Baxi)在论文《人权教育--纪元三千年的誓约》中的一段话:“人权最重要的根源,存在于不挠不屈在世上为其确立而奋斗的人士的意识之中。这些不断的奋战包括推进非殖民地化和民族自决、反对人种性别歧视和威胁、使贫穷的人能达到人最低限度的生活、防止地球环境的恶化和破坏、向结构中对弱者与被剥削的人们(包括原住民族)‘文明的冷漠态度’挑战。”由此可见他的发言与胜鬘夫人的“誓愿”一脉相通。

相关文章 关于日莲 关于日莲 这篇文章选自《新人间革命》的“立正安国”篇,为池田会长探讨日莲生平及思想的重要著作。正嘉二年(1258年)前后,一位僧人从鎌仓奔向骏河,双眼布满忧虑。他就是日莲。他探访天台宗的寺院岩本实相寺。那里藏有一切经典。日莲翻阅一切经典,决心从经文和道理两方面解明,天地变异、饥馑疫疠的根本原因,在于作为人之根本的宗教的错乱…… 佛法以“心为切要”这句简单的话,来说出发自内心的重要,指出释尊一生的目的在于实践人道主义,挽救世人,所以磨炼一己之人格才是修行的最大重点。这也阐明了,不联结起人类内心自发精神的外在规范是脆弱的,只有结合两者才能确立真正人权斗士的巍然屹立人格。

半个多世纪以前,在军国主义横行的日本,创价学会创办人牧口常三郎首任会长曾坚决主张:“赏善与罚恶是一纸的两面”,“只有能敌对恶人之勇士,才能成为善人之友”,“要成为不安于消极的善良、敢于主动地积极行善的勇士”。他正面对抗猖獗发动侵略战争、蹂躏人权的军政权,置弹压于不顾,坚持信念,在狱中结束了一生。对于牧口首任会长,我肃然起敬。今日国际创价学会(SGI)的人权运动,正起源于那种不惜牺牲的精神中。

23年前成立SGI时,我曾号召:“不是只冀求自己的开花结果,而是要在全世界播撒和平的种子,度过如此尊贵的一生。”那也是从心底发出的吶喊:正如“不幸并非他人的专利”一样,“幸福也非自己的专利”,在他人之中发现自己,在自己之中看到他人,打破“小我”,沿着“大我”的菩萨道贯彻一生。

SGI会员在各国是好市民,开展和平、文化、教育运动,同时在日常生活中绝不无视最痛苦、最苦恼的人,“要鼓励他人”、“要为他人分忧”,率先以菩萨的精神不懈地为他人服务。我认为这是我最大的光荣与喜悦,也正是现今所需要的“创造人权文化”踏实的实践。

相关文章 法华经的智慧──论二十一世纪宗教 法华经的智慧──论二十一世纪宗教 池田会长与创价学会教学部门资深会员,以法华经的智慧为题,展开一场精辟的讨论。文章摘要选自《法华经的智能》系列丛书。《法华经》是教示人们如何以这如宇宙般广大的“心之秘宝”,去战胜无能为力的感觉。它告诉人们以宇宙的大生命,度过朝气蓬勃的人生,并教导我们变革自己,尝试真正的探险…… 总之,我相信,如菩萨的“誓愿”所显示,若能在每个人生命里确立责任和义务等道德论理观念,真正的人权文化定能开花,因为试图要克服对人类尊严产生危机的自动自发精神,才是“人权最重要的根源”。

“人权的普遍性”这一主题,正如在1993年的世界人权会议上意见分歧那样,人类需要以智慧来克服。我借用菩萨的“誓愿”所介绍的生存方式,是一种自发地甘愿实践“誓愿”的生活方式,只有如此,人权才能超越外在局限而变成自发的,成为能改变现实的真正力量。立足于这一观点,推进对话,摒弃“普遍性”和“相对性”的对立,才是地球上平等地实施人权不可欠缺的首要条件。

<摘自1998年SGI日纪念和平倡言“万年远征--从混乱到秩序”>

──池田大作著



─── 其他文章 ───


返回页首